跑遊元朗錦田鄉 (20) - 高埔村涼水井 龍水井高步橋

跑遊元朗,在龍水井遇上一台 tiffany blue 色調的小貨車,係一台七十年代的 Volkswagen T2 panel van,沒有再靠近看,因為有一條大狗在守衛著。

↑ 龍水井裡遇上的一台可愛的 Volkswagen T2 panel van


↑ 跑遊地圖,Google Maps 「170806 永祥苑龍水井訪余氏KAAA傅氏村屋高埔橋八鄉亞李洋服軍營50號教堂利興祥豆品制造廠」

 

 

永祥苑

進入龍水井不久會看到一幢豪宅,這一幢大宅門的豪華氣派跟週圍的民居截然不同,後來經網友六叔提點,原來新馬師曾太太祥嫂就是住在此處。曾經在元朗市踫上一輛黑色平治,有人指出是祥嫂的座駕,才知道祥嫂居住在元朗。

祥嫂的大宅稱為「永祥苑」,大門有歐式鐵閘圍牆,佔地更兩、三萬平方呎,聽說祥嫂打算把永祥苑發打造成「伶王新馬師曾藝術紀念館」,展示新馬師曾生前的演出照片、影片及資料,如果是公眾展覽場館,未知道高埔新村的道路配套是否支持到。除了設紀念館,可以考慮將新馬師曾神話化,再立廟供奉,永垂不朽,曾經在電影《將奪王妃》與新馬師曾合作的演員新靚就-關德興,他離世後被坪洲金花廟冊封為「護法大將軍」,他的肖像設置在金花娘娘旁受人供奉。

為何要走到永祥苑,因為打聽到從永祥苑往山的方向走,便是該處龍水井的水井所在地。

 

 

龍水井

在高埔永祥苑外,往前走不遠處,靠山邊有一幢村屋建在石臺之上,見有一名村民在屋外,於是請教龍水井的井頭位置,他隨手向下一指,原來腳邊的位置便是龍水井。

回想起在龍水井的村口信箱,分別寫有涼水井及龍水井兩個名稱,相信皆指同一樣地方,猜估是先有涼水井此名,再取有人取其諧音,美名為龍水井。此井並不大,方形的英泥井口,上方蓋有一個圓鐵罩,村民說可以打開一看,於是伸手打開,誰知道有一隻老鼠氣沖沖地跑出來,可能打擾牠了。

跟村民閒聊,他姓余,已經在龍水井住上了三代,住上了近六十年,他的父親於戰後1958年從海豐遷居至元朗,在高埔龍水井養豬養雞維生,現時他的兒子也一起居住。元朗區內也有不少海豐人,在新田鄉米埔隴聚居了不少海豐及陸豐人士。余先生然後指往山的方向,介紹了裡面還有好幾家人居住,包括有姓鄧、姓黃、姓馬、姓陳、還有一位和尚婆(尼姑)。

說回這一口井,井內有水管連接至石臺村屋前,余先生打開水泵,井水即時跑出,首先是黃色的鏽水,好快就看到透徹的井水,相信用涼井水來泡一壺靚茶,坐在屋前賞景也是樂事。井旁有一個雜物室,是昔日耕作時擺放工具之用。後來看舊報紙,提及到六十年代元朗高埔龍水井設有余氏農場、怡園農場,藍園農場等,前者余氏農場,可能跟剛才的余姓村民有關。

在龍水井村口,停泊了兩台湖藍色貨車,貨車上的公司地址是高埔新村涼水井村海豐園,以海豐園名命,不難估,是海豐人成立的。

 

 

K.A.A.A. 嘉道理農業輔助會

跑遊元朗,龍水井村外的山腳建有一幢巨型中電變電站,聽說是跟廣東大亞灣核電站及深圳變電站連接。談起電力,元朗區早於 1931年就開始通電,而隣近的錦田北圍在1960年初才開始有電力供應,至於龍水井的通電,一定是更後期的事了。變電站前有一幢村屋,建築物頂部有 KAAA 四個英文大字,這四個字在元朗大姓氏族的村落裡較為罕見,通常是偏僻貧瘠的鄉村中或者會遇到。

KAAA 的全寫是 “Kadoorie Agricultural Aid Association”,即是「嘉道理農業輔助會」,它於1951年由嘉道理兄弟羅蘭士勳爵 (Lord Lawrence Kadoorie) 及賀理士爵士 (Sir Horace Kadoorie) ,以及胡禮先生(N.F. Wright)和胡挺生先生一起創辦,一般香港人所知道的,以為是一個叫嘉道理的人所成立的。

香港五十至七十年代,嘉道理農業輔助會透過不同形式的物資去協助他們生活,例如協助村民興建豬舍雞舍、捐助興建道路、堤壆、開井及灌溉水道、捐贈禽畜、雞鴨鵝豬牛等予經濟困難的村民,包括新界寡婦,同時教授種植和飼養禽畜的技術,捐送工具協助農業發展(例如送農藥噴霧器),目的是要讓村民建立自食其力的能力,為生活而建設,同時協助香港政府解決和平後及中國內戰後大量逃亡至香港的人口問題,減少依靠政府的直接援助。

如果談到昔日元朗區曾經跟 KAAA 有關的援助,至少有水邊村嘉道理養豬合作社、水邊村果園、廈村四山果園、崇正新村長安居外水井、五和黃屋村果園、八鄉下輋村果園、鍾屋村寡婦豬舍、逢吉鄉豬舍、南坑村五孤女雞屋,新田惇裕學校果園、錦田豬場、屯門洪水橋嘉爵酒樓(紀念前身是 KAAA 所資助的豬舍)、蓮花地嘉建蔬果場等,除此以外一定還有很多其他地點,因為 KAAA 援助了千多條新界村落,受惠農民逾數十萬。

如果說新界居民普遍供奉觀音天后等神祇,祈求美好生活,那麼嘉道理兄弟就是新界鄉民的活菩薩,締造了不少村民的新生活。有時間的話,去八鄉白牛石嘉道理農場參觀,入門處公園的長椅上,坐有一個賀理士爵士的人像,不妨莊重地跟他一起合照,去欣賞及尊崇賀理爵士對香港的貢獻。

 

 

高埔橋

離開龍水井,村口高架橋下的單車墳已經被遷移。繼續沿錦田公路往前跑,經過錦田鄧高埔村之後,刻意跑去高埔路,目的是要從錦田河旁欣賞冼老師所指的「不起眼的高埔橋」,高埔橋是錦田公路中的唯一路橋,它貫通錦田八鄉橫台山至元朗市之交通孔道,平日乘車經過時,也不為意這一處橋段。

高埔橋屬於元朗市昔日有幾條主要行車路橋之一,其餘有元朗墟大橋、水邊村拱橋、坳頭紅毛橋等,有興趣香港古老橋樑,可以上網搜索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曾經撰寫的一篇《橋》。

高埔橋間中被稱為錦田橋,也被稱為「南橋」,而「北橋」則指錦田北圍「便母橋」,它的歷史有待查訪,高埔村保留了一塊具三百年歷史的「高步橋碑」,證明歷史悠久。高埔橋亦跟紅毛橋一樣,曾經塌橋重建,在1957年夏天的一場暴雨之中,洪水把高埔橋衛撃折為兩段,新界英軍工兵團搭起一條暫時鐵橋(Bailey bridge)恢復交通,後來鐵橋被取締成一條九十呎長鋼筋混凝土造之三橋洞橋樑,七十年代開始錦田河屢次淤塞泛濫,政府逐於2000年代藉修建錦田排水道時,重新興建成今天這一條五個橋洞之高埔橋。

提起 Bailey Bridge 鐵橋,今天元朗錦田水頭、八鄉甲龍、坳頭迴旋處、八鄉金錢圍等處,仍然保留了經典 Bailey bridge 結構的橋樑。

You may also like...

9 Responses

  1. Lau YIK Chuen says:

    那KAAA是我已經無聯絡小學至中學同學的父親傅先生的。從他的舊照片,他與嘉道理是朋友。

  2. terewong says:

    @Yik Chuen 劉兄,謝謝留言。相信寫出 KAAA 的相關設施建築的主人,都跟嘉道理先生關係很好,雖然我未有見過嘉道理先生,他的事綪好令人感動。劉兄也是元朗人嗎,你所指的小學中學,也是在元朗區?

  3. Lau YIK Chuen says:

    元朗人。我的舊同學就讀靈愛及趙中。

  4. terewong says:

    @劉兄 師兄,我也是曾經就讀靈愛小學和趙中啊,所以網誌裡也曾經分別記錄了這兩間學校。

  5. Lau YIK Chuen says:

    對。拜讀過。

  6. terewong says:

    @劉兄 喲,你是 Soldier 師兄乎?

  7. Lau YIK Chuen says:

    是Soldier, 不是甚麼師兄,見笑!

  8. 平帆 says:

    原來就是永祥苑,位置真是十分吊腳。

    龍水井要開泵才能抽水?最後有沒有機會一嚐井水的滋味?

    上次也經過高埔橋。看回相片,河道是九十年代興建的防洪渠,估計橋也是當時興建的,想不到二千年後又再次要改動。

  9. terewong says:

    @Soldier 謝謝留言,我很喜歡看你的網誌的,也感激留言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