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跑遊

0

跑遊元朗屏山鄉 (62) - 鄧松年故居

跑遊元朗屏山,坑頭村遇上的「好人阿姨」繼續好人,帶我由坑頭走去坑尾,沿覲廷書室旁的小巷進入,經過了一幢坑尾村 87 號村屋,原來這裡是鄧松年故居,外牆嵌有一塊不鏽鋼牌寫著: 「鄧松年醫生故居 (屏山鄧族二十四世祖)北洋醫學堂畢業,派送美國哈佛大學深造醫學博士;五品賞換花翎太醫院使;哈佛大學醫學博士」 這一片牌匾說明了前屋主的學歷,不過這一幢故居不作開放,據說已經租出作住宅居住。在元朗屏山裡以名人故居作為古蹟的建築物,就祇有秀才故居和這一幢屏山第廿四傳鄧松年故居。

0

跑遊元朗屏山鄉 (61) - 鑊耳大屋

跑遊元朗屏山,在坑頭村仁敦岡書室外遇上一位女村民,她知道我在找古老建築物,便帶我去看仁敦岡附近的一幢古老青磚大屋,這一幢大屋後方保留了一塊空地,令人可以欣賞到大屋整個背面以及它的三隻大鑊耳,不過古老大屋正面及兩旁,均建起了四、五層高現代化村屋,反而令古屋顯得格格不入,好似元朗大馬路人群裡出現一個穿古裝服飾的人一樣。

0

跑遊元朗屏山 (60) - 仁敦岡書室

跑遊元朗屏山坑頭村仁敦岡書室,屬於兩進合院式建築物,書室前有一片曠地,當時有村童正在踢球,這樣種情景好,帶起一點人氣,相信這個書室明堂也是村民吃盆的好地方。書室曾經在 1930 及 1950 年代重修,後進擴建時築有一幢兩層高石屎校舍,新舊混合,也算是獨特的建築特色。

0

跑遊元朗屏山鄉 (59) - 五桂堂家祠

跑遊元朗屏山,上次去到屏山鄧氏宗祠,在旁有一幢坑頭村五桂堂家祠,五桂堂大門裝有鐵欄鐵閘,經常鎖著並向外不開放,唯有隔著鐵閘看,大門貼有對聯:「五辰協序,桂子聯芳」,橫批「祖德流芳」,喻後人同心協力,考獲功名。五桂堂外沒有什麼建築裝飾,就是沒有什麼裝飾,最突出的可能是簷下有一對菩提葉造型的小窗。

0

跑遊元朗 (91) - 教育路趙聿修紀念中學

跑遊元朗教育路趙聿修中學,想起了一則趣事,剛好一個月前(2018年1月13日)夏威夷政府擺烏龍,發出了一宗導彈襲擊誤報,州政府澄清是由於員工「按錯掣」,錯誤地發出警報,由於警報系統沒有自動取消或收回功能,導致市民虛驚一場。

0

跑遊元朗錦田鄉 (28) - 祠堂村及鄧履敬堂祠堂

跑遊元朗錦田市,沿伯裘英文中學舊校舍旁進入,校舍後方有一間丁字頂小屋,藍色的大門寫有泰康村 117B,貼有「齋戒」的紙條,從民政署鄉村範圍圖查看,小屋是位於祠堂村的範圍,地圖上備註了”SHR”,代表了神廳的意思,未知道小屋是否有祭祀的功用或供奉什麼神祇。 再向前走,見到有村民在士多前打麻雀,圍村除了更練,打麻雀也是維持治安的活動,村民在村口主要進出位置,一邊在四方城上享受娛樂,一邊留意村內是否有閒雜人仕,非常有效的。

0

跑遊元朗錦田鄉 (26) - 錦田壁畫村

跑遊元朗錦田,在吉慶圍馬路對面的小商店,外牆上看到幾幅彩色鮮豔的壁畫,錦田鄉一向帶有一種舊圍村的味道,雖然有些地方建起新別墅樓房,有些地方多年都沒有變化。不過,近年在錦田市的牆上出現了一些壁畫,它們仿佛似牆上生長出的鮮花,其中一張令人難忘的,是以一位婆婆與小童作為主題,老幼二人掛上笑容,構圖滿有人情味,見過後有一份內心的喜悅,想念起家裡的親人。原來這些壁畫源自一個叫「錦田壁畫村」的計劃 ,由計劃負責人郭郭老師帶領著一班義工在錦田建立壁畫村。

0

跑遊元朗八鄉 (39)-大江埔香港珍稀植物研究所

跑遊元朗錦田治河路,經過協天宮再往前走,在大江埔村公所對面看到「比比書屋」的指示牌,上次沒有走進去探訪這一間隱世書屋,今次決定要沿村路鑽進去。 首先看到,不是書屋,而是一處叫「香港珍稀植物研究所」的地方,這裡似一個野外植物農場。在一棵大樹前踫上研究所一位陳維明先生,他介紹這一間香港珍稀植物研究所,是由大江埔村民所成立,在這個地方已經籌備五、六年, 由地主免費提供土地讓他們管理,以前這些地方是村民種菜、養白鴿、養雞及豬等,不過今天這些行業都已經息微了,於是一班村民在這裡培育過百種蘭花,鐵皮石斛、細葉沉香、海南黃花梨、赤靈芝、蟲草花、山竹等 珍稀植物,打算以非牟利性質,向市民及學校作去教育這些珍稀植物的特性和功用。陳先生指大江埔村亦經常舉辦講座,講題包括保育山林等,也有大學講師參加出席。

0

跑遊元朗錦田鄉 (25) - 每年年初必跑錦田河舊河道

每年年初,都會相約跑友 H 跑去錦田一趟。離開坳頭後,沿狐狸過水橋(紅毛橋)入治河路,經過坳頭漁業研究站,會到達一段優美的舊錦田河河道。這一個位置,平時跑步去錦田或橫台山方向時也會經過,由巧合變成習慣,這幾年的年初都會跑到這兒,每年都會影相留念。今次把這幾年的照合拼成一張,只有一 2015年天色最好,其他天色都是白矇矇,有一線陽光已經是難能可貴。 這條河道昔日彎彎曲曲,由后海灣直通錦田,河道分枝迂迴流向北圍,主流流向高埔石崗等地。這些舊河道,這幾年間被錦田河排洪渠建成而被隱藏起來,若是天氣晴朗,這個位置可以清楚看到河道兩旁,從沖積泥上生長出來的綠油油草坡,左右兩邊盡是高低植物,這裡看不到建築物,全大自然景色,背後是山峰連綿的圭角山,如果有機會,幻想跳上一艘小船,在河道上輕舟賞景,可能以近距離看到高貴的白鷺跳皮的彈塗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