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歷史建築

5

跑遊元朗八鄉 (17) - 觀音山凌雲寺

跑遊元朗凌雲寺,由元朗市沿錦田河治河路跑,途中會經過北圍及城門新村協天宮,和一條隱世吳氏小村莊永美村,河旁全程有一條車路連貫,當中已經分開了三個路段,包括治河路、錦泰路及橫台山散村路,走到盡到便會跑到粉錦公路。 要到八鄉觀音山,便要穿過橫台山永寧里及羅屋村,途中不能錯過永寧里圍門外的水池倒影,在村屋中穿梭,可以看到羅屋村羅氏宗祠,以及村中的巨型大樹。 離開羅屋村往林錦公路走,經過八鄉古廟路口、金壘餐廳以及八鄉巴士站,由元朗跑到八鄉這裡剛剛好十公里,不過有一點要注意,元朗市往八鄉跑是朝向東方,剛升起的太陽會迎面照射,一路跑,額頭會被曬得熱烘烘。 登上凌雲寺,先要讚頌寺內遇到的一位女義工,她放工下工作,向我們介紹寺內各處地方,細心地帶領我們由飯堂、走至客堂、大雄寶殿以至禪室,最後還咐我們別忘記遊覽寺外的花園,滿有菩薩心腸。在禪室裡,當時我們還擔心會打擾到一位師太正在閱經念佛,想不到師太竟然提議把燈光亮起來,好讓我們看得更清楚,心裡好感觸,亦感到萬般不好意思(當然無開燈)。也要感謝 @SiShum 和 @KawaiTang 在資料上的提供及討論。 現時凌雲寺之中,已經看不到當年凌雲靜室的㾗跡,只有寺外那一塊重修碑誌算是古物,在寺內大雄寶殿裡,仍然懸掛起數幅牌匾,從中可以看到二十年代元朗社會鄉紳人物的名稱。

6

跑遊元朗錦田鄉 (6) - 逢吉鄉義塚 忠烈祠 榮可堂 明園

繼上一篇「跑遊逢吉鄉 (1) – 上將府」,這篇跑遊可以說是續集篇,有幸於九月中旬,由元朗沿南生圍路跑至鄉吉鄉,得到 Sin Sir 冼老師充當嚮導,深度遊訪元朗逢吉鄉。所謂深度,就是自己不會隨便去得到,加上這些建築物甚少出現在文獻之中,包括圭角山義塚、忠烈祠、榮可堂等,是鮮為人知的的逢吉鄉文化歷史建築。 逢吉鄉這一帶的地方,原本是屬於錦田鄧氏,於 1920 年代由民初軍閥沈鴻英 (原為廣西桂系軍閥),被南京政府征討擊敗後,流放於香港並向錦田鄧氏購入田地,建築了一所沈氏大屋,命名為「逢吉鄉」,取其逢凶化吉之意。

6

跑遊元朗屏山鄉 (7) - 洪水橋灼園

週未趁秋風起,一路向東跑遊元朗洪水橋灼園,本來跑步跟古蹟扯不上絲毫關係,不過元朗區擁有豐富文化建築瑰寶,可以一邊跑步一邊欣賞歷史建築,在市區跑步是較難享受得到這份情操。 由博愛醫院沿朗河路、青山公路往洪水橋走,約九公里的路程,在這種天氣之下跑遊頗寫意,有蜻蜓和秋風陪你一起跑。

14

跑遊元朗十八鄉 (19) - 世外古宅楊家村制作panorama

每週跑遊元朗南各歷史建築,以這個地方最為隱蔽,憑 hk-place 裡的一張相片,先後跑到黃泥墩村南的大棠山腳尋訪數次,終於要依靠 Google Maps 鎖定位置,還要經由村民指示,跨過黃泥墩村的菜田及河溪小橋才找得到 (因為繞錯路)。 正因為這樣子,從遠處看到這座客家圍屋的時候,心裡感到萬分驚喜,原來元朗裡頭隱藏了這座珍貴的梅縣客家建築物「楊家村」,這座是難得的一幢活古蹟,因為楊氏一家仍然在楊家村古宅中生活。

14

跑遊元朗十八鄉 (18) - 田寮村

田寮村這個村落名稱在香港各地皆有出現,包括馬灣、沙田、西貢、離島等都有田寮村,而元朗這條田寮村位於元朗大旗嶺公路,靠近深涌村 (Google Maps)。 田寮村乃屬於一條雜姓客家村,包括胡、黃、葉、薛等氏族,現時村中的舊建築所餘無幾,圍門及神廳都披上磁磚翻新,未能保留昔日青磚式舊建築物的風味,穿梭田寮村內,還可以看幾幢被荒廢的一進一院三間的客家式建築。

12

跑遊元朗十八鄉 (16) - 崇正新村客家豪宅群

週未跑遊元朗「崇正新村」(Google Maps) ,上次到這條村落是 2007 年的事(fotop.net相冊),近年來陪我一起跑遊元朗各村落的老友,也就是崇正新村的李姓原居民,由他帶領遊看歷史建築物,份外有親切感,所以這次亦要多花筆墨紀錄這條梅州客家村落。 「崇正新村」屬於一條雜姓客家村落,村內有多個姓氏居民,與鄰近的當地原居民的單姓圍村有所不同,沒有單姓氏之祖宗祠堂又或廟寺等,村內昔日建有校舍提供教育,村內氣氛融洽,今年村中堂口「三喜堂」花炮會,於天后誕時節舉行慶祝,氣氛特別熱鬧。

8

跑遊元朗十八鄉 (14) - 馬田村 龍田村

跑遊元朗馬田村及龍田村,位於大旗嶺村與欖口村之間,靠近元朗市中心之餘亦保留村落氣紛,馬田村堂口「尚武堂」每年積極參與天后寶誕花炮巡遊,看出馬田村財力不弱。(澳門亦有一條龍田村,名字相傳來自宋朝風水大師賴布衣) 馬田村於清康熙年間建村,與龍田村靠於一起,事實上龍田村屬於馬田村的分支。龍田村內保留了三間古老青磚大屋的民居,估計早在三十年代已經建成。龍田村由廣東四邑人建立,村內的村屋都是典型的四邑青磚建築。龍田村的村屋另一個特色是村屋以面對面型式興建,有的門口向東,有的向西,十分罕見。近年龍田村建有大型高層樓宇「原築」,或者村內祖屋重建,昔日馬田村龍田村的村貌其實已經陸續消失。 日佔 (1941-1945 年)前,馬田村與龍田村的村民都到大旗嶺村之子養書室 (1924) (歷史建築物 #1097) 學習傳傳統卜卜齋教學,直至戰後停辦。而昔日馬田村更練更有替其他圍村,如大圍村於晚上巡邏,保護其他村民免受土匪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