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元朗公園

2

跑遊元朗 (55) - 元朗公園百鳥塔 水牛嶺徒置區

跑遊元朗水牛嶺公園(正名元朗公園),由博愛醫院沿朗河路跑,跑至十八鄉路,全程約六公里,目標想去找尋昔日水牛嶺平房區的興建紀念石碑,走至卅米高水牛嶺峰,一班晨運友已經在百鳥塔旁做晨操曬大極,最後紀念石碑還未找得到,聽說收藏在某一張櫈下。 元朗公園於1991年春落成啟用,佔地7.5公頃,公園頂部建有百鳥塔 Aviary Pagoda,原來水牛嶺這個山丘跟百鳥塔高度是一樣,同樣是30米高,但是從方遠看,總覺得水牛嶺這座小山,比起七層高百鳥塔更高的。昔日山丘百鳥塔之處,是一間粉絲廠的掛曬場,據水邊村村民所述,曬場內的粉絲碎,往往成為了水邊村村民的福利,也是村童收拾粉絲的生活樂趣。 這一座百鳥塔樓高七層,剛好對應佛教七級浮屠,即是七層佛塔,據說是用來鎮壓日戰時代的亡靈,因為水牛嶺乃日佔時期刑場。

5

跑遊元朗 (39) - 元朗公園二胡歌社及水牛嶺義塚

跑遊元朗公園,今天是聖誕節,到元朗公園是要去水牛嶺二次世界大戰殉難同胞公墓 (水牛嶺義塚),水牛嶺義塚是比起元朗公園更具歷史的地方,不過它並沒有在元朗公園的地圖標示出來,不知道是忌諱還是刻意的。 由元朗東沿朗河路走,於僑興路(公庵路)轉入十八鄉路便到元朗公園,全程只是幾公里的跑程。今早煙雨迷漫,未登上義塚前,元朗公園有一眾長者列坐在雨棚兩旁唱歌,由一位二胡師伴奏,悽愴的音樂聲在微雨中突顯氣紛,接著唱的是一首《問》,其一句「…問世間點解有戰亂,千秋也未停斷…」好令人感觸。跟各位老人家道別後,沿公園瀑布登上石級,瀑布流水仿佛是為義塚哭泣的灑淚,而義塚正在不遠處。在墓前敬拜,墓旁石枕刻有對聯:「捐軀赴國難英雄、視死忽如歸烈士」,這一句源自曹植的《白馬篇》中「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被廣泛描述於國家抗日及革命而獻身的民族英雄。

1

跑遊元朗 (26) - 二次世界大戰殉難同胞公墓

聖誕廿五號跑遊元朗公園,偶然走去尋找元朗戰時公墓(水牛嶺義塚),適逢七十三年前聖誕節港督楊慕琦向日投降,此公墓乃屬二次世界大戰殉難同胞公墓,合葬日治時代二百名無人處理之英魂,當年時勢紊亂殉難者乏人料理,元朗博愛醫院於一九五六年在水邊村山頭籌建公墓,將殉難者合葬,並舉行揭碑公祭禮,由博愛醫院總理定期拜祭。 元朗公墓石碑上刻有:「一九五六年三月吉旦 二次世界大戰殉難同胞公墓 博愛醫院董事局同寅敬立」,公墓兩側石枕刻有對聯:「捐軀赴國難英雄、視死忽如歸烈士」,這一句源自曹植的《白馬篇》中「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被廣泛描述於國家抗日及革命而獻身的民族英雄。 於水牛嶺元朗公園另一翼,山腳有四個大墳,屬於屏山鄧氏、水邊村黃氏、馬田村黃氏及上璋圍鄧門張氏,依墳前碑誌描述,這裡是地形稱為「犀牛望角」風水穴位。 元朗有兩個著名公墓,一個是水牛嶺義塚,另一個是位於逄吉鄉「妙覺園」義塚,安葬了新界原居民抗英戰事(1899年新界六日戰事) 中犧牲的村民,由鄧氏葬於圭角山下「妙覺園」義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