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跑遊元朗市

0

跑遊元朗 (85) - 坳頭行人天橋

跑遊元朗 經常會跑到坳頭村路陳潮昌士多路口,走行人天橋斜路跨過青山公路,在這一個斜路入口,會有一支石柱,不偏不倚地站在正中央,外型仿似維多利亞城的界石。 石柱約一米高,四方形平頂,若是細心留意,它的正面劃有一個黑色屋仔圖案,屋頂有 F 字,下方寫著 WC 7015,然後寫有 100V 及箭頭圖案,昔日這一種屋仔圖案經常出現在大廈牆角,今天已經消聲匿跡,屋仔圖在元朗,比起英國殖民地時代的郵筒更難找到,不過兩者都同時在坳頭出現。 這一種屋仔圖是水務署的「水制位置圖」,黑色屋代表食水制,那麼 WC7015 相信是水制編號,代表 Water Control 的意思,100v 代表水制規格指 100mm 水制,依下一層的箭頭方向和數字距離就可以找到水制。

0

跑遊元朗 (84) - 南生圍

跑遊元朗南生圍、從博愛醫院出發走南生圍河流導賞徑,去陳記士多嘆早餐,然後去渡頭坐船仔返元朗市。渡頭隔岸處立有一塊南無阿彌陀佛石碑,石碑有鎮流鎮邪作用,祈願阿彌陀佛護佑加被,不再發生災禍。

0

跑遊元朗市 (83) - 十八鄉伍醒遲和八鄉李漸鴻為大埔頭敬羅家塾題字

跑遊元朗,走到去大埔頭敬羅家塾,先去看正門檐下的兩幅字畫,分由元朗十八鄉伍醒遲和八鄉李漸鴻所寫,前者伍醒遲(又名伍其昌)乃清未秀才(1875),後者為恩魁貢生(1910)。二人為大埔頭敬羅家塾題字,敬羅家塾正門匾額則由鄧蓉鏡子鄧爾雅所寫,乃為 1923年祠堂重修而裝飾。 1923年伍醒遲已經擔任博愛醫院主席及成立合益公司,而當時李漸鴻可能正為敬羅家塾、同益學校及翊廷書室等地執教。今天在牛徑蓮花地等地,仍然可以看到李漸鴻的恩貢牌匾。

0

跑遊元朗市 (82) - 朗業街的天空

跑遊元朗,途經至朗業街,橫洲工業村對面的新區元朗邨一帶已改建成房委會朗晴邨 (438) 和長實世宙 (1129),括號中的數字是單位數目,加上鄰近橫洲工業村裡興建的嘉華信和朗屏8號 (912)、房委會宏富苑 (229) 和新鴻基映御 (523),加起來有三千餘個住宅單位,區內將會增加約超過 7,000 名人口,屆時會急速帶動這一區的發展。 在這些新落成的屋苑之間,現時全靠一條行人天橋貫穿連繫起來,橫跨安樂路及朗業街,這一條天橋自從元朗邨年代已經存在,據元朗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的會議資料(12.1.2017 會議),這一條行人天橋(編號 NF70)最高總人流 376人,暫時未被考慮成為「人人暢道通行」計劃的優先改善頂目中,跑遊經過這一條天橋,四周景物變遷,天橋上方又架起了另一條西鐵高架橋,兩者縱橫交錯,形成了一個有趣的畫面。

0

跑遊元朗 (81) - 豐年路黃窩容跌打醫館

跑遊元朗豐年路,在寶城麵包店對面之永興樓,外牆上曾經寫有「祖傳 黃窩容跌打醫館」及「TEL 765784」,六個位電話號碼已經是七十年代的事。昔日就讀商中的時候,從來沒有注意過這個招牌,反而經常去樓下華真文具店睇文具,或者到在旁的粉麵店吃一碗兩塊半的淨麵,省下午餐錢為了去寶城遊戲機舖打機。

0

跑遊元朗 (80) - 新界鄉議局元朗區中學

跑遊元朗,到新界鄉議局元朗區中學,以前沒有深究學校名稱,叫元朗鄉中就誤以為它的全名是元朗鄉議局中學。雖然曾經在鄰校就讀,從來未有緣進入校舍遊逛。十二月(2017)參加了元朗藝術節舉辦,由蘇萬興老師主講之「元朗歷史文化之旅」活動,有緣到元朗鄉中禮堂參加文化講座,終於有機會參觀一下元朗區頂尖級學校的校舍。

0

跑遊元朗 (79) - 大馬路梁少帆健身學院花炮會

跑遊元朗大馬路,友人指出在元朗大馬路恆香酒家與昔日勝益隆冰室之間(約在大家樂之位置),曾經設有一間梁少帆健身院。梁少帆健身院早期設於振興娛樂場中,娛樂場亦正於大家樂後方,據說梁館最初是一幢鐵皮屋,網絡上流傳了一幅劉浩良師傅與周彪祖師及各同們師兄弟合影相片,他們站在平房格局的「梁少帆跌打醫務所」前合照,相片裡有呂柱石、陳萬祥、李牛、周彪、周田、周萬、梁少帆、劉湛良、劉浩良等眾師傅、他們都是周家的著名武師,估計這個地點正是元朗娛樂場。

0

跑遊元朗 (78) - 香港扎作業工會恭祝華光先師寶誕

跑遊元朗到大棠路紅爵酒家,榮獲冒師傅邀參加「香港扎作業工會恭祝華光先師寶誕;暨慶祝紮作技藝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暨麒麟醒獅扎作比賽頒典禮」,這一次活動名稱長達五十字,一個宴會裡有三項慶祝活動,可說是三喜臨門。會場中展示了一列勝頭扎作,有麒麟及醒獅,在旁有一個華光先師的神壇,台上有大會活動主題橫額,兩旁懸有對聯:「縱橫浩氣凌霄漢;淡盪瓊花耀火輪」,出席嘉賓有扎作、國術、鄉事及文化界等人士,場面非常熱鬧。

0

跑遊元朗 (77) -新加坡南生花園,元朗南生圍

跑遊元朗,從這個運動認識了元朗,有些時候離開元朗,也看到跟元朗歷史有關的景物。例如在 2014年去北京旅遊時,參觀孔子廟國子監,孔廟裡有一個「進士題名碑碑林」,進士題名碑即是金榜題的金榜,因為跑遊元朗時,看過村落裡所懸起的進士功名牌匾,於是嘗試在金榜之中,依年份去找牌匾中的進士名稱,包括伍銓萃(沙埔村)、鄧文蔚(永隆圍)、鄧蓉鏡(錦田、橫台山、厦村等鄧氏祠堂)、鄧佐槐(永隆圍),雖然這些進士未必是元朗裡土生土長,也算是在元朗出現的,從金榜裡找到認識的名字「鄧蓉鏡」,令人看得特別投入興奮,旁人未必明白的。 今年(2017)復活節,到新加坡旅遊,花了半天時間乘地鐵去文慶站(Boon Keng)遊覽。相信沒有香港旅客會走去文慶站參觀,而我去文慶站,是想去看看,會否有昔日文慶站前身「明麗園花園別墅」的資料。據一位星加坡歷史學者柯木林的博客文章,研究出文慶站的住宅屋苑前身是明麗園,而明麗園之前身則是由一位胡璇澤先生所興建的南生花園,胡璇澤的後人曾經在元朗郊區買地興建別墅花園,模仿胡璇澤之南生花園,並命名為「南生圍」,因為對元朗南生圍的歷史具興趣,才特別走去新加坡文慶站看一看。 原本這一篇文章是新加坡遊記的一部份,今把「文慶站南生花園」一節抽出來,加入在跑遊元朗的文章之中。

0

跑遊元朗 (76) - 港鐵元朗站月台編織集體憶記藝術作品

跑遊元朗,港鐵元朗車站的月台上,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可能是「晾衫架」下的幾排長櫈,這幾排長櫈是車站裡唯一的椅子 ,提供乘客安坐等待列車或等人。除此之外,一般市民只能在新元朗中心或南邊圍的出口附近,坐在窗壆之上等候。 長椅上的巨型「晾衫架」,曾經乘搭西鐵的元朗人都會見過,這一件藝術品名稱叫《編織集體憶記》,大家卻可能未有留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