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My Tour

0

跑遊元朗 (78) -新加坡南生花園,元朗南生圍

跑遊元朗,從這個運動認識了元朗,有些時候離開元朗,也看到跟元朗歷史有關的景物。例如在 2014年去北京旅遊時,參觀孔子廟國子監,孔廟裡有一個「進士題名碑碑林」,進士題名碑即是金榜題的金榜,因為跑遊元朗時,看過村落裡所懸起的進士功名牌匾,於是嘗試在金榜之中,依年份去找牌匾中的進士名稱,包括伍銓萃(沙埔村)、鄧文蔚(永隆圍)、鄧蓉鏡(錦田、橫台山、厦村等鄧氏祠堂)、鄧佐槐(永隆圍),雖然這些進士未必是元朗裡土生土長,也算是在元朗出現的,從金榜裡找到認識的名字「鄧蓉鏡」,令人看得特別投入興奮,旁人未必明白的。 今年(2017)復活節,到新加坡旅遊,花了半天時間乘地鐵去文慶站(Boon Keng)遊覽。相信沒有香港旅客會走去文慶站參觀,而我去文慶站,是想去看看,會否有昔日文慶站前身「明麗園花園別墅」的資料。據一位星加坡歷史學者柯木林的博客文章,研究出文慶站的住宅屋苑前身是明麗園,而明麗園之前身則是由一位胡璇澤先生所興建的南生花園,胡璇澤的後人曾經在元朗郊區買地興建別墅花園,模仿胡璇澤之南生花園,並命名為「南生圍」,因為對元朗南生圍的歷史具興趣,才特別走去新加坡文慶站看一看。 原本這一篇文章是新加坡遊記的一部份,今把「文慶站南生花園」一節抽出來,加入在跑遊元朗的文章之中。

0

170413 復活節遊新加坡

復活節新加坡四天遊行程(13-16 APR 2017),行程門票酒店由太太準備好,真是太感激,我祇負責記錄及拍照,把記憶留著: Day 1:  香港 > 新加坡機場 → 聖淘沙酒店 Rasa Resort → 海洋館 S.E.A. Aquarium → Resort World food court Day 2:  西樂索海灘 Siloso Beach → 新加坡動物園 Singapore Zoo → 夜間動物園 Night Safari Day 3:  Cable Car > MTR → 文慶站 Koon Boon → Ducks Tour...

0

跑遊元朗 (75) - 港鐵元朗站月台編織集體憶記藝術作品

跑遊元朗,港鐵元朗車站的月台上,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可能是「晾衫架」下的幾排長櫈,這幾排長櫈是車站裡唯一的椅子 ,提供乘客安坐等待列車或等人。除此之外,一般市民只能在新元朗中心或南邊圍的出口附近,坐在窗壆之上等候。 長椅上的巨型「晾衫架」,曾經乘搭西鐵的元朗人都會見過,這一件藝術品名稱叫《編織集體憶記》,大家卻可能未有留意到。

1

跑遊元朗 (74) -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

跑遊元朗,在炮仗坊元朗戲院對面順興樓,大廈外懸有兩條紅藍白花柱,這一種紅白藍三色花柱(Barber’s Pole),原來花柱的來源也有典故,有英國、法國兩個版,前者說中世紀時期理髮師兼任外科醫師,需要為患者放血來治病,門外經常掛起染紅繃帶曬晾,紅白藍這三色逐成為了理髮行業標誌,紅白二色代表動脈及繃帶,藍色代表靜脈,沿用到今天。法國版的故事,指理髮師在法國大革命協助打勝仗,代表國家的紅白藍這三色被準許用在花柱上。 花柱旁,掛有「上海遠東理髮公司」招牌,從大成押店旁的樓梯口拾級而上,先看到一個理髮價錢牌,逢星期三休息全天,另設女賓部(孔雀髮廊),個人很久沒有幫襯上海理髮店,今次有網友推薦,要去享受上海式全套理髮服務。

0

跑遊元朗屏山鄉 (41) -橫洲東頭圍新村芳利士多

跑遊元朗橫洲,東頭圍新村芳利士多是其中一個飲料補給站,因為宏樂街沿途只有這一間士多,它屬於圍村士多格局,小包零食攞放得滿有層次感,七彩的食物包裝仿似小山丘般堆放一起,頭上一個旋轉曬衣架夾起了一包包薯片,在靠牆的層架上,展示了店主一些古董收藏品。這一種舊式士多在元朗區內越來越少了,逐漸被新式便利店取締,又少一份人情味。

0

跑遊元朗十八鄉 (95) - 丁酉天后寶誕會景巡遊西邊圍幼獅

跑遊元朗十八天后寶誕會景巡遊,鄉民舞醒獅賀誕,在西邊圍圍門前踫上一頭紅色幼獅,對目而視,感受到一份獅子的威嚴。 今天市場有出售這種兒童醒獅獅頭,6吋8吋獅頭帶尾適合兩歲至十歲兒童,醒獅一向被視為喜慶吉祥的瑞獸,大獅幼獅同場演舞,喻意有大有少,子嗣昌盛人丁興旺,最重要是小朋友也有份玩,盡顯天倫之樂。 中國傳統民間藝術上,大獅小獅諧音指太師少師,自春秋時代起,是君主身邊輔弼的大臣,少師屬於從一品,地位固然顯赫,大小獅子出現,有祈盼村中子弟仕途享通,高官厚祿的吉祥含意。

0

跑遊元朗十八鄉 (94) - 丁酉天后寶誕會景巡遊 舊墟花炮會

跑遊元朗十八鄉會景巡遊,巡遊開始時在合益路永誠地產前路口,等候各隊花炮會的隊伍途經,龍獅隊各有精彩表演,其中一隊花炮隊伍令人執筆記錄的,是今年成立第五十週年之舊墟花炮會,他們是天后誕出會第七隊巡遊隊伍。 去年(2016)天后誕巡遊,在教育路新和士多前遇到舊墟花炮會隊伍,花炮會之大旗隊隊員看到我舉機拍攝,他把身體稍為移開,而且拉起彩旗一角,好讓我拍攝到大旗全貌,心裡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