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My Foods

3

韭菜豬紅豬腸

豬腸用途很廣,煎炸、釀都能制作各種菜式。而且在本草綱目中早已記載:潤䐎治燥。間中會喜歡到荳品店吃一味「韭菜豬紅大腸」,估計這種是改變自潮洲菜成為香港本地菜式,雖然是非登堂大雅的小食,但正當韭菜、豬紅和豬腸這三種各自互不相干的食物混在一起,胡椒粉濃郁的伴湯成為了催化劑,一碗子再灑上炸過蒜粒點綴,主角豬腸並不像豬肚那般厚,加上有適量的脂肪,咬落有口感軟韌適中,令人相隔一段時間便會不自覺地跑到去人和細嘗。 不喜歡韭菜的話,還有蘿蔔豬紅豬腸,為了食得更飽肚,蘿蔔夠淋香甜,加上油香四溢,又不會搶去豬腸的味道。 當然,少不免要點叫一杯凍豆漿,既是飲料又是甜味,順便中和一下胡椒湯的鹹味。

2

嘆茶篇 - 天喜小廚 蒸肉餅飯

在大埔上班的日子,間中會趁午飯時段,獨個兒溜到這家天喜小廚靜靜地進膳,雖然在大埔中心四周有不少食店,我獨是喜歡這家的蒸肉餅飯和餐後的一杯香滑熱奶茶。 天喜小廚的肉餅飯都是即叫即蒸的,我一般點叫的是土魷蒸肉餅,需要等上15-20分鐘,也正好趁這個空檔上網閒聊。這碟土魷肉餅飯,肉餅肥瘦適中,肉質軟腍,土魷切粒浸腍灑在肉餅上蒸煮,雖然並不是混入肉餅中,仍然口感不錯。最後幾口白飯,當然要配搭碟上盛著的肉汁,特別香口,把肉餅連汁一拼爬進肚子裡。 天喜小廚的熱奶茶質素不錯,茶味香而滑溜,似是一杯飯後餐茶,亦似一份甜品好好細賞 註: 可惜 🙁 ,天喜小廚己易手了 (17-Jan, 2011)。

14

車厘哥夫 Cherikoff

每次經過太子車厘哥夫餅店,會被在傍服裝店播放的 ♫ 紅番結他音樂 Los Indios Tabajaras 吸引著,彈奏的是這曲 Always in My Heart (1964年),這段充滿浪漫的拉丁音樂特別舒情,也是中學年代母親在家中在那台老 Kenwood 經常播放的一片音樂,泡在懶洋洋的旋律中連讀書的心機都跑掉。 服裝店跟麵包舖毫無關係,可是這段印地安兄弟浪漫優雅的音樂跟「車厘哥夫」這個字混在一起,産生了一份化學作用,鈎起了黃家衛電影中的閒逸感覺,也想起香港昔日西餐廳內播放的背景音樂。 這份情懷,直指腦海中七、八年代彌敦道上的「車厘哥夫」白俄餐廳,當時車厘哥夫正座落在九龍警署對面,一共有兩層,樓下賣鳥結糖和西餅糕點,樓上是西餐廳,環境光亮,細嚐羅宋湯和俄國牛柳絲飯等,依著窗邊還可以看見彌敦道上婆娑的樹梢。我對車厘哥夫的記憶日漸依稀,只記得是家父曾經帶我去過,所以特別令人懷念。所以每次到太子的車厘哥夫麵包店,都跑進去買一根「車輪包」帶家,也是因為車輪包夠典經懷舊,買回來已經砌片,一片片的放到口裡,最好聽著 Los Indios Tabajaras 嘆一杯熱奶茶,滋味擁上心頭。 談「車厘哥夫」這家白俄餐廳,帶出 50 年代一段歷史,當時不少上海人帶同白俄西餐和羅宋湯等西餐模式遷移至香港,另一條西餐路線就是太平館的豉油 (Swiss) 西餐。上海人的白俄飲食文化,是基於20年代俄國十月革命後, 大批白俄躲避蘇聯紅軍逃難到當年的國際都市之上海,這批白俄中包括中小貴族、領主、官兵外、還有知識分子和商人,俄僑立足後紛紛遷居霞飛路開設飲食有關的俄菜館、咖啡館、糕餅店和酒吧等,因此俄羅斯飲食文代傳入上海,亦輾轉帶到香港來。據說「車厘哥夫」是舊日南來香港的山東人開設之西餅店餐廳,賣的是俄羅斯傳統小食紐結糖和榚餅,現時生意易手,仍然保留車厘哥夫的招牌去經營,除香港車厘哥夫,也有澳門官也街的車厘哥夫紐結糖店。

9

炭燒椰皇

我很喜愛相中這一顆椰青,事實上家父慎重地介紹過,強調它是一顆「炭燒椰皇」,是百佳超市裡頭賣十元三個的好東西 在家中把它雪在冰箱裡,回家時家父就用小刀對準椰皇頂一個酒窩,手起刀落便熟手地開出一個小洞出來,放好一支飲管,從他手上接到這個冰涼消暑的椰青水,清涼到入心,而且親情滿載,第一次在家中吃椰青,挺難忘。 自始,每當我逛街時遇到椰汁大王或街邊的菓汁店,我只點叫一款「椰青」,讓自己回憶親情的甜味。

3

客家好廚,好煮梅菜扣肉

經常在週未往天水圍「客家好廚」飲中午茶,往往首先要點一客的梅菜扣肉,客家好廚稱自己保留了傳統扣肉做法,使用新鮮的五花腩和惠州梅菜,豬皮都燒成皺皮沙紋,吸收醬汁。據報導介紹,它的橋妙就是「扣」肉,當五花肉燜好之後,加入少許玫瑰露迫出香味,令豬肉更為鬆化,煮制時扣肉放在中式厚身瓷葵碗中蒸,蒸熟後再倒出來,這為是「扣」,目的是把肉香發揮出來,令到肥肉入口即溶。 雖然上菜時,梅菜扣肉的賣相並沒有廚窗介紹文章般那麼好看,但仍然吃得出它隔層的肥瘦肉,別忘記碗底裡美味的梅菜也是送飯良伴,所以梅菜扣肉是必點的其中一客菜。 ♥ 客家好廚:天水圍天慈邨天慈商場102號舖

6

一人前。鼎泰豐小籠包

第一次在香港吃鼎泰豐,還記得是與舊情人在新開張的紅磡黃埔花園店進食,那時還手握著第一台數碼相機,得到不相識的經理厚待,提早安排入座特別開心,想起來已經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了。近年來很少在香港鼎泰豐進膳,因為候位的人龍實在太長,反而去翡翠拉麵的次數要多。 週未經過鼎泰豐銅鑼灣新店,趁五時許的時間未有人排隊,走入去點了一客小籠包。一壺茶、一籠包,手起手落,好不寫意,亦沒有人跟我去爭面前這六個精品小籠包。始終鼎泰豐的小籠包水準保持得好,肉餡新鮮鬆軟,皮薄夠韌性,咬下去肉汁隨之而來,之所以是我其中一款喜愛的美食。除了嘆小籠包還要專心欣賞這壺香片,夾雜著桂花還是苿莉花的味道,減退小籠包肉汁的油膩,感覺非常好。

8

士林台灣麵,可能是全元朗最好味的牛肉麵

晚上渡步到元朗西菁街的士林台灣麵,只有近門口收銀櫃旁的一張吉檯,先點了一份牛肉麵和清湯淨雲吞 (餐牌上好像沒有這款菜,只有炸雲吞的) ,還以為獨個兒佔去整張檯,這光景不是長久,因為不到數分鐘已經先後有兩位食客搭檯,四週熱鬧的氣紛卻突顯檯上幾個陌生人的冷漠。 不久送上的食物,打破了這格局,雙眼都全副精神慣注在面前的牛肉麵上,一份麵團配上三條牛展,珍貴得不捨得入口,士林麵條又滑又彈牙的口感,吃完整碗麵還留下一條牛展慢慢品嚐,可想言之這幾條牛肉炆得夠曬火喉美味香淋。 牛肉麵的湯底是牛骨和牛肉熬成,味道濃郁夾雜著金華火眼的香味,在旁的雲吞清雞湯也毫不蝕底,手上的瓷匙兩邊跑,清湯濃湯輪流入口。 吃完這碗牛肉麵,令我想起毓民私房牛肉麵,不過士林台灣麵,可能是全元朗最好味的牛肉麵。

1

嘆茶篇 - 廣成冰室

每次到上水都會到廣成冰室吃下午茶,雖然菜式簡單,不在乎牛肉通粉、波蘿油和熱奶茶,還有香港本地冰室的招牌紅豆冰﹐這份紅豆冰雖然未試過,廣成的茶餐卻屢試屢吃。 到懷舊的廣成冰室就要認識週遭的舊文化,最好不過是從上水火車站漫步過去,順道認識這個新界舊式市集,也就是上水 石湖墟。石湖墟的街道基本上以「新」為首,當中新康街更是行人專用街道,就知道它的人流和繁盛,也並非在旺角或銅鑼灣才有行人專用區的。 其實石湖墟在未成墟市之前是一個採石的石塘,也就是石湖的意思,起初是新界五大家族中廖氏的地盤,後來商舖的秤佣問題,另一房人在粉嶺另設聯和墟。老香港歷史上,類似因秤佣地租等生意問題,而另設新墟的事件,在元朗、大埔等地亦同樣發生過,例如元朗鄧氏的「元朗舊墟」和另起爐灶的「元朗新墟」(即合益街市),以及大埔的「大埔舊墟」和另起爐灶的「太和市」也反映了鄧氏與文氏生意鬥爭的冤源。 說回廣成冰室,它有舊式唐樓特色的高樓頂,天花掛上數把經典吊扇,牆身還沿用上晦舊的餐牌,經典的馬賽克地磚,保留了舊式香港茶冰室的味道,還數漏了收銀台後三十年以上的辟啪電制和電扇制,全店最先進的就是門口那兩台冷氣機,好似懷舊電影中「穿幫」的擺設。 廣冰招牛肉通粉湯底很清,肉質新鮮嫩滑並夾伴上辟除膻味的薑絲,口感頗佳。這一趟我改選了波蘿油,捨棄了它的蛋治,因為總覺得沒有一家比得上新香園蛋牛治的惹味。波蘿油閒置了欠缺熱騰的香脆可口,分開上檯可能效果更好。西多士味道稍為過甜,香滑的熱奶茶也很不錯,茶味香濃。要好好嘆杯熱奶茶,要五時許趁打烊前找個靚位,一來人流較稀疏,二來進食之餘可以趁人少在店內拍拍照。

0

金光華廣場 Starbucks

間中會相約友人在深圳進晚膳,等待期間就是坐在金光華廣場裡的 Starbucks,懶洋洋地嘆著手中的凍咖啡,目光盯著路過各式各樣的途人,有自帶電腦上網的人,有氣質的少女談笑風生,也有濃妝艷抹女郎四目交投。 在這個露天茶座有一份感覺,就是躲藏在一個小天堂中,頭頂上有一個大圓洞,就人給窺探外邊的繁華工作世界,一邊飲,隨著頂上的天空漸暗,透出淡淡的藍色天空同時,外邊世界的高樓大廈亦開始發出序列的金光,大都市的燈光開始工作,繁華的畫面同時襯托出來。 枱上除了一杯凍咖啡,還有一磚 lamington,它彷彿是童年時代的棉花糖,並不是現時超市裡頭軟綿綿的一款,那是一顆一顆方形,口感帶點硬,外邊沾滿著椰絲的。偶爾在國貨公司還有售這種美味甜品,不過 Starbucks 的 lamington 也不錯,珍貴一顆正好慢慢品嚐。

2

嘆茶篇 - 華南冰室

近幾年去嘆茶,都是因為試過這裡的奶茶,形成了這個習慣。以往週未行完黃金高登之後,都經常到深水步華南冰室嘆香滑熱奶茶,配一份通粉常餐,滿足一下嘆茶慾。就算到過其他餐廳嘆茶,還是覺得華南冰室的熱奶茶夠幼滑,口感比得上洪水橋的金茶王。 在週未下午茶時段,這裡的食客比起 Facebook 上面 Restaurant City 的餐廳還要「爆」,這數個月以來,曾經刻意走到華南冰室的門口,卻因為坐滿食客而掉頭,今天有機會霸得到在旁的卡座已經走運了,點一份常餐,主角是奶茶,所以要飲夠兩杯熱奶茶才對得著自己胃口,反而奶茶以外的食物,令我懷悗佐敦澳洲牛奶公司的常餐之美味。 華南冰室保存了本地茶餐廳的環境,牆身卡位裝修懷舊,中間的圓檯還配搭入筍的木櫈,連大半數的食客也是頭髪灰白,相信是多年來捧場的街坊擁躉,擠在華南冰室裡頭就好似闖進了人家的地頭,加上侍應阿叔的倉卒對待,提供強烈的冰室情懷。 雖然喜歡懷舊的餐廳,也要視乎它的環境,天黑前在石埉尾經過一家很破舊的餐廳,它的「舊」卻形成了趕客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