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獲友人送贈一張「景賢里」入場卷,探訪最近全城討論的豪宅。景賢里的「里」是昔日街道的意思,心底裡想著為何一所豪宅被掛上景賢里的名字。


景賢里- 瞻仰遺容

先到過灣仔藍屋 (閱:有人喜歡藍,石水渠街藍屋) 再踏上景賢里,進場後立即被這座嶺南風格的紅磚大屋吸引著,步入大宅即下了一場黃雨,好讓人專心在景賢里內參觀。

「景賢里」完全是一項死人化妝師的習作品展,建築物老早被煎皮拆骨,額枋被打至露出鋼筋,牆簷灰塑通通都被鏟掉,導嘗員重點古蹟辦事處如何復修彩色水磨石以及分辨新舊馬賽克地磚,政府替建築物植皮和補妝,再供高調地放開給大眾瞻仰遺容。

我欣賞古蹟辦事處修復古宅所花的工夫,但對於一座只有 74年歷史的建築物,在香港境內多得要命,但對公眾開放一座古蹟而沒有介紹建築物的歷史或社會價值,根本看不出這一項文物展覽,完全沒有介紹景賢里當中的令人感動的情節,只是化妝後開放供大家瞻仰遺容。

 

景賢里長廊

在 inmediahk.net 有提及到景賢里的長廊,據說是是第一手業主男主人岑日初先生由於很喜歡書法,而書法用的宣紙很長,所以他建成了這個又長又窄的廊屋專門練習書法和風乾墨寶。( 在景賢里現場的是沒有人介紹或提及到的 )

 

潮州人拚摶營商的故事

這座豪宅易手至邱子文後,被名為景賢里是邱子文業主對潮汕思鄉之情,當中亦道出幾十年前移居到香港的潮州人努力營商發跡的故事,潮州人勤力拚搏,賺了錢便積蓄下來,用儲蓄的錢開創新的事業,香港六七年代的米舖、雜貨舖、塑膠廠等不少由潮州人經營,其後更足跡遍及地產、金融等行業。李嘉誠是潮州人從商的成功例子。

邱子文出生於榕城自貧富家庭,有緣學得一手醃蘿蔔、鹵鹹菜後與兄弟子田赴港謀生,初扺港時兄弟倆餐霜宿露,為人打雜工度,後來成功創出涼果生意並伸延至南洋各地。邱子文赴港三年後,己經寄 80萬元回鄉,先後興建「景賢里」、「金元家塾」及「田文書屋」,說到這裡亦可以解釋到邱子文於香港購入豪宅後為何要易名為「景賢里」這份思鄉情懷。

 

邱子文的善事

我所讀的第一間小學,便是邱子文他與其鄉賢合力出資創辦荃灣潮州公學,邱子文亦出資創辦仁濟醫院,還有屯門邱子田紀念中學,原來他也曾經是元朗博愛醫院顧問。還有職訓局邱子文高中學,除了捐款興建之外,後期還捐贈了原來在景賢里裡頭的百多盆盆栽和盆景給中學。

邱先生的樂善好施,除了以上之外,還有不少其他善舉。

 

景賢里 – 有感

宏觀而看,整個景賢里事件最大利益者是邱子文兒子之邱木成家族,邱木成家族一向活躍於豪宅房地產,於 2007年將景賢里出售給內地富商後,景賢里被列為暫定古蹟,輾轉商議才由政府接手,邱木成家族早已經袋袋平安。

景賢里事件中,政府雖然被社會評為對古蹟態度表現被動,可是一家純粹具建築特色的幾十年歷史豪宅,還不及過佰年的歷史,香港不只一間,但政府亦沒法子向每一家進行換地或現金收購,某程度上造成建築物保育的困難。

若是要算「景賢里」是一個已被破壞死的歷史建築,香港還仍然有不少活生生的古蹟被忽略,至少在元朗已經存在著不少裝飾極精緻的建築物仍然被荒廢著。畢竟業權是其中一個重要事情要解決,政府如何制定金額去收購歷史建築地段來修復已經是一個難題,很多情況公眾把這責任推到政府頭上來,因為這個工作花費非常龐大,這個地球上只有政府才有人力物力去達成。

 

 

 

採用嶺南傳統的「三合院式」布局,正屋加上兩側翼,開口朝南。主樓正屋及兩翼的屋頂採用了歇山頂,為中國古代規模較大建築的屋頂特色。主樓後面的涼亭,屋頂採用中國古代重簷六角攢尖頂,歷史價值甚高。


福字的傳統表征物是篇幅,本大宅取張翼飛翔之形,用祥云之像,大量用在天花之上。

大宅常用圖案有:“壽”字、“福”字、“万”字、“回”字、牡丹、祥云、水浪、方形、六角形。
在的墻檐 ( 與天花接壤的墻頂部分 ) 、橫梁、柱頂、井格式梁和天花都用灰塑裝飾成中國宮殿式的額枋

環繞這幢大屋的是一個極大的私人花園,栽種了不少植物及盆景擺設,亭台樓閣。
壽字出現在照壁前后正中的假圓窗上和主樓大門的外開鐵門上。
中國傳統的綠色琉璃瓦大屋頂在上,代表西方傳統的紅磚墻在下,本身就體現“中西結合,以中為主”的意念。萬字多用在彩色馬賽克地面的拼花。

 

Soldier Of Fortune 江湖客

Youtube 上一套電戲「Soldier Of Fortune 江湖客」(1955 年拍攝),可以看到 50 年代,從半山覽車站看香港的美景,維港水上情懷,也有 07:13 汽車徐徐駛入景賢里的片段,非常珍貴。

http://youtu.be/STTmYVtNRLM?t=7m1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