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愛相中這一顆椰青,事實上家父慎重地介紹過,強調它是一顆「炭燒椰皇」,是百佳超市裡頭賣十元三個的好東西

在家中把它雪在冰箱裡,回家時家父就用小刀對準椰皇頂一個酒窩,手起刀落便熟手地開出一個小洞出來,放好一支飲管,從他手上接到這個冰涼消暑的椰青水,清涼到入心,而且親情滿載,第一次在家中吃椰青,挺難忘。

自始,每當我逛街時遇到椰汁大王或街邊的菓汁店,我只點叫一款「椰青」,讓自己回憶親情的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