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 (104) - 洪水橋梁省德柏園別墅及柏雨中學

跑遊元朗洪水橋,洪水橋的名字,相信是源自橫跨洪水坑的大橋,六十年代橋身只有廿餘呎闊,後來不斷改建擴闊。昔日洪水橋一帶以農場畜牧業為主,飼養雞,養豬,鵪鶉等,著名農場有亦園、四季園、本園等。

沿青山公路跑,在洪水橋市可見別墅洋房柏雨花園,柏雨花園於1978年六月入伙,共建有29座,花園規模大,園內有數條街道:百花路、翠柏路、甘雨路、瓊園路等。柏雨花園由葉庚年先生創辦之新昌建築興建,新昌公司負責了不少著名建築工程項目,包括有美孚新邨(1968)、海洋公園(1976)、美林邨(1982)、環球大廈(1980)、穗禾苑(1980)等,在元朗區內,有近年興建之坳頭朗善邨(2016)和天水圍醫院(2017)等。

這一位寜波幫的葉庚年,早年因家庭經濟應付不到學費,在香港大學就讀兩年就輟學,其後成立新昌營造廠,從此創出一個成功的人生故事,今天以他為名的新昌葉庚年教育基金,每年資助具經濟困難的學生,有空可以到網絡上搜索他的故事。


↑ 洪水橋市柏雨花園別墅洋房

 

柏園渡假別墅

洪水橋柏雨花園的前身,是屈柏雨與梁省德夫婦擁有之「柏園」渡假別墅,位於青山公路廿三咪,佔地四十餘萬呎,早年港九紳商喜歡購買新界土地作投機發展或開闢作私人渡假之用,在《跑遊元朗》裡曾經介紹過的,例如有洪水橋附近還有呂陶英之郇園、李露斯之潔園、王灼之灼園、鄧鏡波別墅、陳庸齋之庸園等。


↑ 1962年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校園一角,是校長梁省德的別墅住所(由陳靈健攝,轉載自香港大學香港印象相冊)

 

屈柏雨創辦策群義學

屈柏雨(?-1941)祖籍番禺,與母親陳太夫人,居於九龍太子道,據屈柏雨兒子屈志仁一篇《登高壯觀天地間》,指屈氏乃廣東番禺屈大均的後嗣,屈大均是明未清初的著名詩人,被稱為嶺南三大家之首。

暫時找到屈柏雨的資料較少,舊報章中提及一位同名屈柏雨,曾擔任前香港海關緝私總部秘書長(1940年9月23日,華字日報),另外能夠肯定的,是屈柏雨熱心教育,早於1919年屈柏雨與羅澧銘等人,創辦策群學校及致力僑教運動。

↑ 屈柏雨母昨家奠新聞,自1940年9月23日華字日報

策群學校成立,此事源於1919年中國學生五四運動,香港學生亦進行抗日救國行動,當年有英陶書院小學生手握寫上「國貨」二字的油紙傘遊行被捕,後來香港卅六間學校各派代表二人,於西營盤高街聯合創辦「策群義學」,由校長孫壽康(1900-1965)領導,教育貧苦兒童,培養愛國情懷。相信屈柏雨參與了策群義學的創辦,而另外一位參與者,可能是由皇仁書陣轉讀聖士提反學校之學生鄧肇堅(1901-1986)。孫壽康與羅澧銘(筆名塘西舊侶)曾經合辦消閒小報,七十年代撰寫《塘西花月痕》。至於屈柏雨,也有發表文章,在楊國雄《舊書刊中的香港身世》一書中,提及屈柏雨曾撰寫「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論」以及與周廷榴一起在《學生文藝》撰寫「春日遊公苑記」。

認識策群學校,因為策群學校是柏雨學校成立的其中一個緣由,繼承屈柏雨創辦平民學校的精神。屈柏雨的一位族叔屈樂卿(1881-1959),家族堂號屈廣鏞堂,曾經在屈柏雨逝世九週年追思會中(1950),講述屈柏雨生平,他介紹了屈氏三代好學,幼年雖然環境困苦,沒有因此自餒,熱心於教育事業,扶助失學貧苦子弟。屈樂卿是著名香港教會人物之一,其家族網頁介紹了他的生平,屈樂卿在二十年代擔任循道公會義務教士,又發起香港反蓄婢運動,熱心於宗教及社會事務。

↑ 香港策群義學三週紀念誌盛(節略部份內容自1921年10月18日華字日報)

 

屈柏雨被日軍殺害

屈柏雨的生平資料較少,可能是因為屈柏雨在1941年日軍侵襲港島時,被日軍殺害,若是有緣聯絡到屈志仁教授,或許可以暸解到更多資料。依屈柏雨妻子梁省德在報章(1986年6月20日,明報)憶述,屈柏雨在淪陷前,到香港島法國銀行保險箱存放物件,然後去藍塘道一住宅避難,當時鄧肇堅亦在場,因日兵見住宅外有沙包,誤以為是指揮中心而作出攻擊,屋內的人全部死去,但剩下鄧肇堅匿藏在屋外水坑逃過一劫。

這一件事在林國富網誌 (eagle878.blogspot.com), “Blue Pool Road Massacre – Hong Kong – Dec. 22, 1941 documented by Eagle3x8” 亦有記述,在1941年12月22日,鄧肇堅爵士(1901-1986)邀請友人林慧民(1905-1941)、林國仁(1927-1941)、林銘勳(1902-1941,林銘勳夫人曾經送《萬有文庫》給柏雨中學)、戴東培(1885-1982)、屈柏雨(?-1941)等,到藍塘道金督馳馬徑的住宅暫避戰火,誰知日軍登岸而至,將大宅內的男人殺害,剩下鄧肇堅和戴東培二人生還。屈柏雨之財物被搶,身邊只留下一張夫妻合照,現時看到屈柏雨的人像照,相信亦是源於這一張珍貴的照片。


↑ “Blue Pool Road Massacre – Hong Kong – Dec. 22, 1941”, Eagle3x8 Lam Kwok-fu (林国富)

 

屈柏雨妻子梁省德 創辦柏雨義校

屈柏雨之妻子梁省德(1916-2017),廣東南海人,畢業於廣東國民大學教育系畢業(明報指梁省德於廣州師範大學畢業?),父親乃粵穗殷商梁伯剛,母親潘倩卿(1883-1967),家族系出名門,兄弟姊妹共廿五人,早年在廣州任教席時結識屈柏雨,結婚後遷居香港。

日佔時期,洪水橋柏園被日軍進駐(柏雨中學在操場水池曾經發現一把日軍生銹步槍),戰後香港重光,梁省德承繼屈柏雨的辦學遺志,發展平民教育,於1947年在柏園別墅中創辦柏雨小學義校,最初是數十人的學校,不收學費之餘,更贈送書籍文具。


↑ 元朗柏雨中學校長梁省德之人物介紹,自1978年香港年鑑

↑ 元朗柏雨中學梁省德與屈柏雨合照,照片自博愛醫院歷屆總理聯誼會梁省德中學

 

柏雨中學 名師匯集

有鑑於新界區中學缺乏,梁省德於1949年秋開辦柏雨中學,開學禮由新界視學官陳錦堂主持(陳錦堂亦是山貝村仁興學校首任校長),成為新界第一間私立完全中學,校址是柏園這一幅廣大園地。學校提供膳食住宿設施,最初只設立中一至高中三共六班,學生為數不及百人。學生報名入學,可以乘16號巴士到廿三咪柏雨中學,或到彌敦道新亞旅店辦事處,元朗墟元朗書局,何文田諸聖堂及廣州小北大中中學註冊報名。

從招聘廣告及舊新聞報導中,可以瞭解柏雨中學校員有校長梁省德、顧問李求恩會吏長、訓導主任梁省常,李超人、體育主任黃炳坤、事務主任黃昌傑、教導主任李慶榮等,從李慶榮這個名字,可能解答了一個疑問,是梁省德怎樣從一間鄉村小學義校,頓然擴充成新界第一所私立中學,從《廣州近百年教育史》記載,1929年秋廣東高師畢業生李慶榮、溫展鵬、羅光耀等十餘人,創立了廣州私立大中中學,1933年校舍遷至小北路,是廣州私立中學質素較佳的學府之一,解放後學校改命為市立第十七中學。估計在1949年,廣州國共變色,知識分子逃往香港,梁省德得到李慶榮等人協助,成立柏雨中學,因此柏雨中學與廣州大中中學關係密切,廣州來港的轉讀生,更可以在柏園別墅寄宿。

除了李慶榮,學校顧問李求恩(1882-1962),是創辦柏雨中學的重要人物之一,一直協助學校發展,後來更擔任代校長及榮譽校長。李求恩曾經主理諸聖堂歷時十六載(所以因此關係,新生可以在何文田諸聖堂報讀柏雨中學),李求恩於1946年被封為聖公會港澳教區會吏長,服務教會近五十年,歷年擔任多間學校校監,包括諸聖中學、鴨脷洲漁民學校、聖紀文學校、大同中學、務實中學等。另外,體育主任黃炳坤,二十年代是廣州中山大學綽號「大牛」的著名球員,在中山大學與嶺南大學一場排球比賽中「開爆波」,傳遍體育界,黃炳坤卅年代曾在香港西南中學執教體育,可能是柏雨中學籃球隊實力雄壯的原因。

柏雨中學的其他教員,日後皆在教育界有更高發展,例如黃昌傑老師,後來成為聖公會基德小學校長。梁省德之妹,梁省常(1911-1991)於國立中山大學畢業,戰前曾擔任湛江市省參議員,先後在福榮街官立學校,馬頭涌官小上午校等擔任校長。李超人任長洲國民學校校長、葉春生擔任華南工學院管理工程系主任,黃達鏗擔任中國兒童書院校長及東華三院總理,其中一位老師戴落花(1896-1981)兼任柏雨中學校友會主席,他原名戴振魂,戰前擔任多個職位,包括陳濟棠總部秘書、李漢魂師部政訓處長,戰後來港,曾經執教於建華、柏雨、香江、利馬竇、珠海中學等。柏雨中學除了培育學生,可能也是名師臥虎藏龍的地方。


↑ 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之學校介紹(自1962年2月17日新界周報)


↑ 昔日柏雨中學的出入口


↑ 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的小賣部,由陳靈健攝於1962年,照片自香港大學香港印象相冊


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放學時情景(照片自 Leung ST004)


↑ 1965年元朗柏雨中學燕社畢業同學簽名留念,照片自 Uwants 討論區

 

柏雨小學

柏雨中學在五十年代不斷發展,於1951年柏雨義校改為附屬小學,並擴充班額,為校舍粉飾一番,由書法家黃維昌在大門寫校名。學校發展之餘,梁省德亦同時充實自己,於1951年梁省德帶同女兒屈敬德(即屈志淑)和兒子屈志仁乘廣州號輪船前往英國,女兒屈敬德在英國留學,梁省德則在倫敦大學教育學院研究院修讀一年課程,同時參觀英國教育機構及學校,回港前更參觀了伊利莎白二世之女皇加冕活動。

1951年柏雨舉行首屆校運會,在柏雨中學的大型運動場上舉行,陳錦堂視學委員、李求恩會史長、官立鄉師黃國芳校長、僑英中學鄭維國校長、光大學校主任賴祖禧、靈山書院黃校長、體育名宿林伯濤、余啟瑞、黃達鏗等到場參與,這些人物都是當時元朗教育界名賢,首屆校運比賽中,就有學生打破港九學運紀錄。柏雨中學籃球隊由黃炳坤帶領,與多個區內區外隊伍作賽,包括元朗東光聯隊、英軍屏山四十步兵團炮兵隊等、更參加全港公開學界籃球比賽。

1955年柏雨中學再次擴充,因為得到港英政府駐港陸軍,向梁省德女士歸還,自1949年所徽用的柏園部份建築物及園地。柏雨校園及運動場廣闊,是五十年代元朗學界運動會及元朗官立學校(即元朗公立中學、鄉村師範學校和元朗官立小學),經常借用作舉辦田陘賽事,甚至連童軍總會亦在柏雨校園舉行營火晚會。從這些運動會的新聞報導中,竟然有緣再次看到元朗尼克遜圖書館顧問劉雪松的名字(伸延閱讀:元朗尼克遜圖書館),他以新界學校運動會顧問的身份,到柏雨中學出席元朗區加冕杯校際陸運會(1953)和陸上運動大會(1957)等。

柏雨中學成為了新界最大規模的私立中學,吸引了不少訪客,包括港督葛量洪爵士到訪(1950),其他到訪者的名字不能盡錄,例如有教育司羅威爾、署教育司毛勤、教育司高士雅、視學官尹耀聲、緬甸教育部長等,到柏雨中學訪問視學,其中高士雅曾經大讚柏雨中學,是一所 “Happy School”,可見柏雨中學之成功。

除了學校運動,每年三八婦女節,梁省德均在學校舉行紀念會,邀請柏雨中小學全體女員生參加,提倡婦女在家庭及社會之雙重責任、爭取淵博學識及加強婦女力量、發揮婦女崇高的天性、發揚女性原有之優點。梁省德除了在柏雨中學裡推動婦女責任,在學校外,她聯繫了香港社會名流太太,在1965年成立新界婦儒福利會,成立兒童樂園幼稚園,為新界婦儒謀取福利。

每年雙十國慶時,柏雨全體師生均盛大慶祝,正如元朗各地鄉民顯得特別熱鬧,柏雨中學在校門大型牌樓,張燈結綵懸滿國旗,師生在操場舉行升旗禮,晚上舉行慶祝晚會。每年冬天聖誕節,柏雨中學舉行聖誕聯歡,歡欣的氣氛由學校漫延至洪水橋區內其他地方,因為梁省德會帶領校員,與其他官紳太太,向鄉村兒童派送聖誕玩具糖果。


↑ 1969年元朗柏雨中學學生黃創志參加英文演講比賽獲第一名獎狀(分享自 George WONG 校友)


↑ 1962年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的飯堂(自香港大學香港印象相冊)


↑ 1962年元朗洪水橋柏雨中學新校舍,自香港大學香港印象相冊

↑ 教育司毛勤巡視新界洪水橋柏雨中學(自1954年5月21日華僑日報)

↑ 柏雨中小學廣招生廣告,班級:高初中小學各級生(自1954年7月17日工商日報 )

元朗洪水橋柏雨小學植樹日,背後是柏雨學校校舍(照片自 Thomas FONG)


元朗洪水橋柏雨學校(照片自1964年新界展望,由 June Fung 分享)


↑ 昔日元朗柏雨中學教員室對出的藍球場及空地,照片自 Abby Sunshine


↑ 從高空圖看昔日柏雨中學的校園,在旁是沿河發展之洪水橋大街

 

梁省德兒女,屈志淑,屈志仁

回顧五十年代元朗女性知識份子,曾經介紹過鄭肖珍、羅惠德、關蕙荃等人,當中以梁省德對社會的教育貢獻最為卓越,她亦先後擔任多個社團要職,包括新界鄉議局議員、新界婦孺福利會主席、新界女童軍元朗區會主席、香港童軍青山區會會長、新界酒牌局委員、港九中文學校協進會監事長、博愛醫院總理副主席及永遠顧問、番禺會所名譽會長、梁忠孝堂會長、洪水橋居民福利會會長、扶幼中心委員、元朗大會堂副主席、新界學界體育協會副主席等。

身為一個先進婦儒的模範,梁省德對兒女的培栽,也成為了社會的典範。梁省德女兒屈志淑(舊報章稱屈敬德)在1963年於香港大學醫科畢業,當年同班44之人中成績最佳,考獲五科優異,所謂「文武雙全」,屈志淑早於1962年香港大學運動會中連奪三冠軍,其中220碼競賽及跳遠項目均破大會紀錄。屈志淑在大學畢業後,曾任香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系主管,現任香港醫學博物館學會教育研究委員會主席。

梁省德兒子屈志仁(1936-),在麗澤小學畢業後入讀拔萃男校,初中後遠赴英國森麻實郡英皇公立中學修讀,後來考入牛津大學,於1959年在英國皇后書院獲得物理碩士。屈志仁回港後,先在港大物理系工作,期間向林仰山、羅香林及饒宗頤教授等,分別學習陶瓷和東南亞藝術、歷史及國學文史,打造了穩固而專業的藝術基礎,棄理從文,屈志仁在1962年擔任大會堂助理館長,1971年獲任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館長,這個時候屈志仁已經是一位國際級的文物鑒賞家及中國藝術史專家,屈志仁在1985年加入紐約大都會博物館,2000年成為美術館之亞洲藝術部主席。梁省德的兒女,在學業及工作上具出色成就,均成為了社會上傑出人仕。


↑ 梁省德兒子屈志仁教授(人物介紹自香港醫學博物館)

↑ 港大運動會女生成績,何東夫人堂以八十六分高踞后座,柏雨中學梁省德女兒屈志淑小姐,連奪三項冠軍尤驚人(自1962年3月2日華僑日報)

 

梁省德與屈柏雨

個人覺得「柏雨中學」是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因為從來先賢創辦一所教育學校,一般是以地區名稱、個人名字或者用勵志的名詞來命名學校,鮮有人以愛人的名字作為學校名稱。所以「柏雨中學」具有專一惦念之情感,梁省德把屈柏雨的名字繼續在社會揚名;類似的故事,曾經兩次出現在元朗區內,第一次是梁省德創在洪水橋柏園創辦之「柏雨」中學,另一次是邱德根在元朗遠東發展大廈創辦之「裘錦秋」英文書院(元朗分校),前者紀念丈夫屈柏雨,後者紀念妻子裘錦秋。

梁省德延續了屈柏雨的平民教育辦學精神,而且在每年聖誕節,梁省德與全體柏雨中學學生,屈柏雨的親人好友(黃全忠、陳國榮等人)以及校友們,舉行屈柏雨追悼儀式,眾人唱詩祈禱,然後介紹屈先生生平,可惜今天,已經沒有機會再次聆聽屈柏雨生平的故事。


↑ 每逢聖誕節前夕,柏雨中學舉行屈柏雨逝世紀念會(自1957年12月25日工商日報)

 

迦密柏雨中學

洪水橋柏雨中學是新界第一間私立學校,對新界早期教育事業有頗大貢獻,不過香港政府在八十年代不斷增加中學校舍,同時實施九年免費教育,控制學位分派,加上政府向私校買位及後來取消購買位的政策,造成大量私校面臨崩潰。

柏雨中學於1992年遷至大道村校舍,11年後(2003)柏雨中學與伯裘書院合拼,先遷至屏山南北路,其後再遷至天水圍,現時學校由譚萬鈞教育機構所管理,學校名稱只保留為伯裘書院。不過「柏雨」這個名字並沒有失傳,基督教興學會於1979年,在大埔大元邨創辦迦密柏雨中學,是興學會旗下迦密系列的基督教中學,並得到梁省德捐款,於是冠名柏雨而成立迦密柏雨中學,「迦密」指聖經舊約時代的聖山「迦密山」,興學會以「迦密」命名學校,期望各校能傳揚真理,榮神益人,彰顯神的榮耀。

迦密柏雨中學在大埔排名第一名,校務處外懸有梁省德在2008年成為學校榮譽校董的紀念牌,而學校有蓋操場裡,亦保存了一塊碑誌,簡述了梁省德成立柏雨中學的故事,內容如下:

「屈柏雨先生青年時,興辦義學兼教貧童,深知百年樹人之重要,1949年梁省德在元朗屏山洪水橋舊業,創立柏雨中學,藉展柏雨先生夙志,蒙地方父老鄉彥及港府長官輔導,匡扶受業,青年今皆各有成就,前程美好,至足欣慰,子志仁女志淑,幼承庭訓,亦學有專長。茲獲 基督教興學會之鼓勵,港府之襄助再於大埔開辦受 港府津貼之迦密柏雨中學互為呼應用垂永遠榮歸…… 」(註:標點符號是後加的)

在大埔大元邨迦密柏雨中學附近,設有一所「新界婦孺福利會梁省德學校」(1981),這一刻我覺得又浪漫起來,梁省德和屈柏雨,兩個名字竟然又在大元邨內出現,半個世紀之後又重聚一起。希望日後,會有機可以繼續去認識,更多柏雨中學和屈柏雨的故事。


↑ 迦密柏雨中學保存碑誌,簡述了梁省德成立柏雨中學的故事


↑ 迦密柏雨中學內榮譽校董梁省德太平紳士照片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魔鬼小編 says:

    我有一位音樂老師早年住在柏雨花園。當年在洪水橋大街街市買餸時,從沒有走去柏雨中學那邊看,不過我弟是讀柏雨的。現在互聯網方便,記得十幾年前寫洪水橋時,提到柏雨中學,結果有讀者留言要找校友。

  2. terewong says:

    @魔鬼小編 那麼你有沒有幫他找回校友呢,今天 Facebook 上組成了大小各校的校友群組,容易分享照片的回憶。鄉村學校比起八九十年代的市區學校,有一個好處,就是同學都住附近,大家都認識對方家庭,不過洪水橋又唔係圍村,住上廿年卅年,家庭富裕起來便搬走,同學都這樣子開始失散了

  3. 魔鬼小編 says:

    當然找不到,他的年份是很早的,六十年代。我寫文講柏雨中學時,Facebook仍未出現。你留意一下,現在Facebook上面多是上了年紀的。我的小學和中學同學仍住元朗和屯門,他們真的睇住兩區幾十年來的大變化了。
    剛在你的專頁看到針紙,我也寫了一篇文,半世紀前的針紙,那是我自己讀書時的針紙。

  4. Gary Wong says:

    It is wonderful to have found your great webpage. I graduated from 柏雨小學 in 1959 (晨社) and continued my education until receiving my Ph.D. degre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USA. I was a 柏雨小學寄宿生 with my dormitory adjacent to my beloved 梁省德 校長 residence home (居庸). From your historical photos, I am extremely happy to see 居庸, my dormitory, my 飯堂, 運動場, the 魚塘 where I learned to swim, and even my mathematics teacher and 小學主任 鄧競雄老師 in the 小學植樹日 photo. Oh, such sweet memories. I owe my lifetime development, character formation and achievement to the invaluable well-round education I have received from 柏雨. I am a product of 梁省德女士 and her great contribution in educating 鄉下兒童. I, as a professor, have in turn educated/trained many scientists and physicians in USA and China; all thanks to 梁省德女士 for creating 柏雨中學 . Also many thanks to you for creating this fabulous webpage with such detail research completed with so many historical photo archiv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