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屏山鄉 (66) - 洪水橋大街

跑遊元朗洪水橋大街,昔日這裡是洪水橋最旺盛的地方,以前交通未便利時,元朗各區都孕育出類似洪水橋大街的小市集,例如大旗嶺路商舖市集、攸潭美東/西區市集、逢吉鄉市集、唐人新村、禮修村、丹桂村路等,在元朗市則先後出現合益街市(新墟五合街)、廣興園十八街、大棠路、合意街、同益市場、雞地及娛樂場,說起來還有元朗大氏族的墟市:元朗墟、厦村市、屏山市、新田街市及錦田市等。

直至元朗區發展衛星城市,交通便利起來,政府設立新型街市,連鎖式超級市場各處出現,再加上土地急速發展,這些小型市集相繼被取締了。


洪水橋大街

洪水橋大街曾經商舖林立,沿路兩旁超過半百間店舖,據田心村的居民憶述,小时候由田心村行路去洪水橋大街,這裡都是泥路,在大街上兩旁擺滿各行各業小販攤檔。

據1962年一則關於擴展洪水橋的新聞,是這樣形容洪水橋大街:「…居住於洪水橋人仕,大部份是於解放後來自大陸而寄居於此,以經營農場及種植為生,而小部份是屬於當地鄉村人仕,該處只有一條直街,銜接青山道,左有柏雨中學,右為洪水橋及雁園酒家,此唯一的街道便是該區之商集中地,雨旁店舖林立,路邊又擺滿著蔬菜肉食及日常用品等攤位,儷如一街市,因此該街道的行人整日絡繹不絕,早上買餸時則更擠擁,幾無立錐之地,斯時行經該處的車輛遂無法通過,而須繞過至西端較遠之田心路,在午放學時間,數以千計的柏雨中學的學生聯群出結隊出現,該街道至各食肆午餐或買其他零星食品等,平添熱鬧不少。」

菜站魚粥

以至居民都留下昔日大街的回憶。甘愛玲憶述60年代初街市都有豬腸粉、咸煎餅和粥舖,媽媽經常買豬腰豬肝回家煲粥。有人特別記得夜間大街的夜粥,在橋頭菜站附近,粥檔日間賣魚,晚上把未賣完的魚用來煮粥,輝叔說當年最出名是魚頭( 魚雲)魚腩粥,經常有人慕名而來,開工不久後就會賣清。

大蛇屙尿

肥業分享兒時故事,某日冬天正值三、四度時,大街口有檔口正在劏蛇賣蛇,他好奇地走上前看,剛好被劏蛇啲尿液濺到濕褲上,劏蛇佬還向他說「你梗係未見過大蛇屙尿喇」,令他又生氣,又難忘。

濕透的小女孩

文嘉慧在小時候經常出入洪水橋大街,記得街道很窄,擠擁著很多人和單車,兩旁有很多檔口和店鋪,貨物都擺到街上賣。某一天下著雨,她在大街的人群裡穿插,當時店鋪簷蓬灑下雨水,加上途人的雨傘滴水,通通都滴在這個小朋友身上,全身濕透,半途已經發脾氣不想再走了。

榮興隆

鄧永康村長經常到洪水橋,大街街頭是林記茶樓,茶樓後方有一個魚塘,大約在柏雨附近,茶客飲茶時,會將點心籠掉入水塘裡走數的(跟元朗新墟萬芳酒樓食客把食物碟拋出魚塘走數的故事一樣),他記得大街上有一間榮興隆,後來其中一伙人(趙)榮記遷至錦田吉慶圍繼續經營,拆伙後,榮記後人趙廣超是香港著名藝術學者及藝術教授,兄長趙廣輝擔任錦田蒙養小學校董暨校友會主席。


↑ 昔日洪水橋林記茶樓的位置

洪水橋大街店舖字號

據《洪水街大街舊街坊》的老街坊憶述,洪水橋大街店舖字號至少超過六、七十間,先不談賺錢,也養活了不少洪水橋家庭:

□ 榮生洗衣 □ 服裝店:蔡麟記、周財記和三和等 □ 民強皮鞋

□ 酒樓:雁園、冠江(現德國餐廳位置)、林記(今金閣豪園)、栢雨(後來龍爵酒樓,今德祥樓)和灼桂(灼園)酒樓 □ 冰室/茶室:英記、大發、林旺、金龍、虹橋、強記等 □ 根記雲吞、祥記牛腩牛雜 □ 粥店:通達、奇香和菜站魚粥 □ 久大燒臘臘味、忠記、彩利園燒鴨臘味 □ 祥記、興記粉麵 □ 麵包店:義合、湘源、金橋和鴻發等 □ 杜伯豆品豆漿
□ 雜貨舖:榮豐泰、大榮、同發號、德明、德豐、楊琴記、東興、祐生及合和等 □ 白米:義友隆白米 □ 生果店:周財、郭記、坤記、蔡麟記等 □ 聯友腐竹廠 □ 士多:柏雨、南記、德豐、東成、雄記、洪橋和通達等

石油氣:大榮、合和和陳文記(陳文記改為洋酒雜貨)等 □ 德生西藥房 □ 中藥行:永生堂、王老根 □ 文具店:聯益、大昌等 □ 玩具:來記、卡奇 □ 永和、勝記五金舖 □ 樂昌、美藝理髮店 □ 六記單車 □ 梁球記棺木 □ 美光攝影院 □ 鴻記電器

至於洪水橋大街周邊,還有廠房如 □ 章記磨房 □ 木廠:均發、歐陽餘記 □ 香廠 □ 醬園:廣和隆、新記、冠香園/利福等 □ 鋼鐵廠:宏昌、永聯等 □ 玻璃廠 □ 塑膠:金馬、大力等,等

正豐泰、陳文記

洪水橋大街各種行業,今天皆成為了大眾記憶。

今天在洪水橋市,仍然可以看到一些老字號商舖,例如「大昌」神香紙料,昔日賣文具;「正豐泰」白米生油雜貨飼料舖、亦賣竉物糧食,源自大街時代「榮泰豐」;「陳文記」雜貨則專售中外洋酒等,在陳文記舖前聚集了幾位攝影龍友,他們握起長短鏡頭,專心地補捉簷下燕子巢裡的吱吱小鳥。


↑ 洪水橋老字號正豐泰白米生油雜貨飼料舖、亦賣竉物糧食,源自大街時代榮泰豐


↑ 洪水橋老字號陳文記


↑ 洪水橋老字大昌昔日賣文具,現主要賣神香紙料

You may also like...

310 Responses

  1. 魔鬼小編 says:

    曾廣德先生:我讀初中的年份更早。忘了你太大是何年畢業的,那應該不認識了。但我姐姐是在鄉中畢業的。咦,我好像跟你提過,哈哈﹗不好意思,可能已跟你提過,老人家,忘了。

  2. 曾楚德 says:

    魔鬼小編小姐:對,我遇見黃X明帶領Soul籃球隊時是1982年的事,當時妳已經轉到屯區的佛教中學就讀,不過妳承認細我約五年,我忘記了自己1975年差唔多14歲才上中學,加上妳的文章內提及你的中學老師帶妳沙田騎單車經過,又提到中七才由理科轉考文科,七年中學加四年大學,我的小學同學群組叫1975,但是我是1974年讀小六的,1975年才畢業,加上妳説自幼稚園起,成績年年名列前茅,所以我假設妳沒有留過班,基於以上種種因素,我修正妳讀初中的年份應該比我所說的早一年(1980年),但妳仍是1991年才大學畢業的。朋「曾」「廣德」沒有練成他心通,只好胡亂猜測,請見諒!亦請妳像小説「三體」中的好心外星人一樣………..(請勿回覆,請勿回覆,請勿回覆)(重要的事情要講三次)另外我第一次加入小學群組回憶往事並日夜不停留言(香港的夜間是美國的日間),因為我發覺再不寫出來,怕真的全都忘記了。祝你身體健康及工作順利。

  3. 曾楚德 says:

    另外,老人家才不會忘了,我的小學同學們對於我還記得五十多年前的事情細節,都感到驚訝,很多事情連當事人自己都唔記得咗,所以我「發覺再不寫出來,怕真的全都忘記了。」所以請妳不要再說自己老了,妳最多是「伍長」,等妳「登陸」後,像我清清楚楚記得洪水橋往事,但是今早食過乜嘢早餐都要諗一下先記得才認老吧!朋。曾。廣德。上

  4. 曾楚德 says:

    仍然進入了自己的盲點,因為不知道黃X明有冇重讀,但妳稱呼他做大哥哥,所以相信他冇重讀,妳大學畢業之後可以繼續讀兩年碩士,所以中學加埋大學一共讀了13年,1991-13=1978,那麼妳真的是在1978年11歲時升中一,我個仔都係11歲時升中一。

  5. 曾楚德 says:

    對唔住,一時忘形玩推理遊戲,不是想起你底,只是忘記咗留言規則,家人說得對,我真的不適合在網上留言。‍♂️

  6. terewong says:

    @曾楚德 你們的記憶真是超利害,回憶昔日舊事,真係要用四字成語歷歷在目來形容。

  7. terewong says:

    @曾楚德 德哥,我收到,也從冼 Sir 收到你的訊息,謝謝你的好意 >「良興自1965年開業至今仍然由同一家庭營業,相信是丹桂村路碩果僅存的老字號」

  8. terewong says:

    @曾楚德 伯友可能不喜歡我訪問,因為我有拍照,伯友好擔心舖頭裡面貴重的東西被人地知道,怕某天被偷去,又只有佢一個人睇舖,哈。

  9. 曾楚德 says:

    Terewong兄:感謝你在2022-5-17早上發給我的洪水橋地形圖和高空圖,尤其是高空圖,可清楚看到故居和背後的栢雨魚塘;另外自少便叫「亦園村」,從來沒有探索村名來由,正如不知「丹桂村」的名字原來來自「一片丹心在桂系」的建村歷史,也有人説「藍地」的名字,是來自「爛地」的譯音,但是一些土生土長在藍地的朋輩也不知道;近日我忙於和1975年畢業的小學同學們在群組中對話,回憶自1969年的洪水橋舊事,但仍然未能找到實在証據支持天后廟曾經存在的木掛對聯,而且很多事情,連當事人也已經忘記了。最欣賞「跑遊元朗」系列的求証精神,從來不會出現偏頗或是以偏概全的意見,祝你身體健康,「跑遊」順利及不會遇上迎客犬。

  10. 曾楚德 says:

    個人覺得雖然「奕園」較「亦園」有詩意,亦没有考究「奕」和「亦」在甲骨文或者某朝代前是否同一字,但是最簡單的推理是某人名字是「X亦」,他像當時的人一樣以自己的姓或名,替自己的居所命名,因為成為地標,所以最後成為村名。尋找村落歷史背後真相是你的專長,還是等待像你的專業人士去探討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