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屏山 (60) - 仁敦岡書室

跑遊元朗屏山坑頭村仁敦岡書室,屬於兩進合院式建築物,書室前有一片曠地,當時有村童正在踢球,這樣種情景好,帶起一點人氣,相信這個書室明堂也是村民吃盆的好地方。書室曾經在 1930 及 1950 年代重修,後進擴建時築有一幢兩層高石屎校舍,新舊混合,也算是獨特的建築特色。


仁敦岡書室

仁敦岡書室於2009年被列為歷史建築物,政府隨即準備復修,網絡上可以看到修復工程的簡介報告,其中描述了當時(2010)書室的狀況:「由於書室日久失修,屋頂結構、內部的裝飾構件、青磚牆身及木作均已出現殘損跡象。由於古物古蹟辦事處有責任維持香港法定古蹟在一個良好狀況,遂建議及撥款為該書室進行全面的修復工程」,而這一次復修則在2014年完成。

踏入書室前,看大門懸有紅底黑字木堂聯:「燕詒孫子;翼勵綱常」,門框上另貼有一副長對聯:「燕樂一堂濟濟盈盈陳其俎豆遐思木本 ;翼憑三俎雍雍穆穆佑我兒孫不替蒸嘗」,橫批:「俎豆生香」。

此書室跟村中其他書室家塾一樣,是教育村中子弟,目的要參加科舉考試以晉身仕途,書室經常邀請廣州的學者前來講學,所以書室內的兩側耳房是學者留宿的房間。後來,屏山達德學校成立,仁敦岡書室之教學用途逐被取代。

燕翼堂

仁敦岡書室又名燕翼堂,書室樑上懸有同治九年歲次庚午重鐫,由孫文煥題之「燕翼堂」牌匾 (1870),重鐫的意思可推敲書室於1870年曾經重修。此牌匾由孫文煥所題,在清乾隆期間有一位甲午(1774)舉人孫文煥,曾任廣東龍門縣知縣,調貴州龍泉縣知縣,晚年歸里後與何人鶴、王汝璧、張懷泗、張懷溥等吟詩抒懷,寄情山水,後終老林下。文煥又善書法,得者珍若拱璧,那麼書室裡這副牌匾可能是屏山瑰寶之一。

書室主廳設神龕供奉廿三位鄧氏先祖木主,兩旁有對聯「燕樂一堂綿世澤;翼為三祖振家聲」,橫批「是用孝享」,神龕外兩旁另有一副民國廿一年(1932)對聯:「燕也如雲有德有功開甲第;翼乎以禮為忠為孝洽壬林」,以燕翼作鶴頂格,是鰲磡村黃嘉成堂及新慶社聯賀燕翼堂重修落座。神龕數排木主之中,最高一排供奉了三位先祖「鄉賓仁所鄧公」、「壽官敦復鄧公」及「壽官鳴崗鄧公」,兩旁供奉較小的木主「邑庠素其鄧公」及「處士羽儀鄧公」,素其鄧公即鄧際明(字勷臣、號素其),乃鳴崗鳳公長子,補邑庠生;另羽儀鄧公即鄧鵬,乃敦復枝芳公少子,即是鳴崗鄧公之弟。

長壽的仁所、敦復、鳴崗三公

最高一排所供奉的其中三位木主,首先「鄉賓仁所鄧公」即鄧懷德(字念先、號仁所),是儒官南屏時中公長子,鄧世昭(鄧喬林,供奉於愈喬二公祠)的曾孫,鄧懷德(1548-1622)享壽七十五歲,經歷了明朝五個年號,晚年獲賜「鄉飲大賓」,是鄉內德壽兼備的長老;「壽官敦復鄧公」即鄧懷德長子鄧枝芳(字叔茂、號敦復),享壽七十四歲(1574-1649);「壽官鳴崗鄧公」即鄧鳳(字來儀、號鳴崗),鄧敦復長子,鄧氏族譜裡雖記錄鳴崗公享壽三十歲,從木主以壽官所稱,再從干支年份計算,鄧鳳享年約八十九歲(1596-1685),可能是族中最長壽的其中一位屏山先祖,鄧氏宗祠旁之五桂堂,便是供奉鄧鳳幼子鄧際隆(字勵臣)。這三位爺、父、孫兒都擁有長壽的基因,可能是家傳長壽有術,以及地方人傑地靈,屏山鄧族多出壽官。

仁敦岡書室,相信是以這三位先祖的名號所命名,未知道什麼原因,書室的名稱是「仁敦岡」而非「仁敦崗」,不論如何,個人認為仁所、敦復、鳴崗三公福壽雙全,書室逗留多一會,可以沾上一點長壽、五福臨門的福氣。

講到屏山鄉人的長壽基因,在《跑遊愈喬二公祠》一文有提及到,愈喬二公的父親,屏山第十世祖鄧翰傑(號松坡)生於永樂己亥年(1419),也是明冠帶壽官,被稱壽鄉士爵公,享壽七十三歲。至於鄧世昭(即鄧喬林),綜合族譜及墓碑的記錄,喬林公享壽九十二歲(1460-1551)例授冠帶為壽官。喬林公的兒子鄧櫲(字國材、號壁山),享壽八十歲亦是例授冠帶為壽官。又是一連三位爺、父、孫兒長壽的例子,所以七、八十歲長壽的鄧族族人,在屏山鄉成為德高望重的長者,被朝廷授封為壽官或鄉飲大賓公等榮譽,可能是後人藉此立祠供奉的源由。

古老大花轎

屏山仁敦岡書室裡,可以欣賞到傳統結婚嫁娶用的古老大花轎,和古董帶架食盒,花多一點時間在書室內,還可以欣賞具歷史價值的建築構件,如木構天面和樑架,駝峰和封檐板,以及廚房內的磚灶等。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