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 (78) -新加坡南生花園,元朗南生圍

跑遊元朗,從這個運動認識了元朗,有些時候離開元朗,也看到跟元朗歷史有關的景物。例如在 2014年去北京旅遊時,參觀孔子廟國子監,孔廟裡有一個「進士題名碑碑林」,進士題名碑即是金榜題的金榜,因為跑遊元朗時,看過村落裡所懸起的進士功名牌匾,於是嘗試在金榜之中,依年份去找牌匾中的進士名稱,包括伍銓萃(沙埔村)、鄧文蔚(永隆圍)、鄧蓉鏡(錦田橫台山厦村等鄧氏祠堂)、鄧佐槐(永隆圍),雖然這些進士未必是元朗裡土生土長,也算是在元朗出現的,從金榜裡找到認識的名字「鄧蓉鏡」,令人看得特別投入興奮,旁人未必明白的。

今年(2017)復活節,到新加坡旅遊,花了半天時間乘地鐵去文慶站(Boon Keng)遊覽。相信沒有香港旅客會走去文慶站參觀,而我去文慶站,是想去看看,會否有昔日文慶站前身「明麗園花園別墅」的資料。據一位星加坡歷史學者柯木林的博客文章,研究出文慶站的住宅屋苑前身是明麗園,而明麗園之前身則是由一位胡璇澤先生所興建的南生花園,胡璇澤的後人曾經在元朗郊區買地興建別墅花園,模仿胡璇澤之南生花園,並命名為「南生圍」,因為對元朗南生圍的歷史具興趣,才特別走去新加坡文慶站看一看。

原本這一篇文章是新加坡遊記的一部份,今把「文慶站南生花園」一節抽出來,加入在跑遊元朗的文章之中。

文慶站 南生花園

從文慶(Boon Keng)地鐵站,經明地迷亞路(Bendemeer Road)出口到地面,可以看到一些住宅建築物,新加坡稱它們為文慶組屋,屋苑中有一幢熟食中心,這裡便是昔日南生花園主樓的位置,這個地方什麼都拆了,跟南生花園有關的,只有一些街道的名稱。

↑ 從馬路對面看昔日南生花園的地方

↑ 幻想這一條路,進入南生花園的別墅,遠處的 29 數字是別墅的大約位置(下文有同一位置的昔日舊照片)

 

胡亞基

南生花園由胡璇澤所建,胡璇澤,號瓊軒,別號南生,又名胡南生及胡亞基(Hoo Ah Kay),他生於1816年,在廣州河南海珠區黃埔村長大。他的父親胡宏根與叔父胡宏善,在清嘉慶年間(約1819)往新加坡工作,最初在吻基 BOAT QUAY 和文咸街 BONHAM ST 轉角處開設店經營糧食生意,後來遷往源順街 TELOK AYER ST。

胡璇澤14歲時(道光十年 1830)從廣州到新加坡,協助他的父親與叔父學習營商,擴大生意規模,包括糧食、麵包、牛肉、蔬菜等食物,成為英國海軍艦隊及各國商船的食品供應商。

↑ 胡亞基肖像(HONOURABLE    , C.M.G., M.L.C., AND CONSUL FOR RUSSIA, CHINA AND JAPAN, 1881),轉載自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Mr Whampoa

後來1850年父親胡宏根離世,胡璇澤承繼父業的食品生意,憑著他與英國海軍的關係,成為了英國海軍的唯一食品供應商。胡璇澤在新加坡期間,學習了英、法、俄、日等多國語言,據說他亦首創冰廠(位於at Clarke Quay 的 Whampoa’s Ice House)及麵包廠生意(1854)。

隨著生意致富及社交圈子廣闊,胡璇澤成功結交各國人仕,並參與星加坡政務工作,先後擔任星加坡立法院及行政會議員、太平局紳、獲英女皇維多利亞女授予聖治三等勛章(C.M.G.),後來更同時擔任中國(1877)、俄(1877)、日(1879)三國之新加坡名譽領事,屬中國首位駐外領事,加上英政府的殊竉,地位顯赫一時,名字也雅名為璇澤。在新加坡華僑社會中,胡璇澤被視為華僑領袖,有歐洲人以黃埔公司名字直稱他為「Mr Whampoa」,今天在新加坡的黃埔路、黃埔河、黃埔中學等皆命名以記念胡璇澤。

↑ EPB, Ministry of Education (1970) 對南生花園的介紹,轉載自 “My Father’s Old House Near Nam Sang Hua Yuan | Times of My Life” https://timesofmylife.wordpress.com/2009/09/

 

 

南生花園

胡璇澤約於1840年,在新加坡石籠崗路 SERAN-GON ROAD 興建了西式別墅,命名為「南生花園」(Nam Sang Fa Un),又稱胡公園或黃埔園(Whampoa Garden),別墅環以園囿,花園中裝飾有人造山景、奇花異草、雕塑水池、花間曲徑、荷池果林等,飼養了一些奇禽異獸,根據黎庶昌在光緒二年所寫之《奉使倫敦記》所述:「胡璇澤園,園皆西式、有池沼而無亭,畜養虎、豹、熊、猿、袋鼠、鷥鳥之屬甚眾」,南生花園逐成為了新加坡第一個名勝風景區,英國遠東艦隊司令就曾經在南生花園居住。

胡璇澤在1880年3月27日在病逝,享年64歲,被送回廣州黃埔村安葬,清廷贈「太僕寺卿」銜。後來,南生花園出售至新加坡潮洲藉華僑富商余連城(Seah Liang Seah),南生花園逐改名為明麗園(Bendemeer House),但一般人也稱它為南生花園,直至約 1964年被星加坡 URA (市區重建局)拆卸重建成文慶站旁的黃埔西路大牌34號組屋。

↑ 以上兩張照片 1958年新加坡南生花園之影像(BENDEMEER HOUSE LOCATED BETWEEN LAVENDER STREET AND WOODSVILLE CIRCUS – MAIN ATTRACTION OF WHAMPOA’S (HOO AHKAY) HOUSE IS ITS MAGNIFICIENT GARDENS COMPRISING A FRUIT ORCHARD AND AN ORANGE PLANTATION),轉載自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文慶站組屋

從另一篇網誌莫縷勇博客所展示的地圖,清晰地指出昔日南生花園的主樓舊址,位於今天文慶站文慶組屋大牌 33 號、熟食中心大牌 29 牌和文慶地鐵站之間。離開文慶站地鐵站後,在 33 號組屋旁沿車路直入,穿過室內 Bendemeer Shopping Mall ,去到熟食市場 Bendemeer market ,是昔日南生花園主樓的位置,主樓變成熟食市場,進內參觀,全屬本地平民食物,有炸魚丸、甘䉀汁、酿豆腐、鹵肉飯、鹵鴨飯等,數之不盡,好多種類選擇。

從網上所知,地鐵站豎起了一塊介紹明麗園的介紹碑,在地鐵出口四週逛了數圈,也找不著。在文慶站旁見到有文東記飯店,坐下來吃一餐招牌海南雞飯才離開。

↑ 文東記飯店招牌海南雞飯

 

 

新加坡南生花園 - 元朗南生圍

據悉胡璇澤膝下有亞益、慶宗、慶德三子,現時胡氏後人除了留居新加坡外,已經繁衍至,香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胡璇澤之孫胡福駢,在元朗山貝河與錦田河交界處,開闢土地建立了一個別墅亭園花園,風景美麗,被稱為「南生圍」,以南生為名,估計是紀念祖父胡南生以及新加坡南生花園。

南生圍位於錦田河下游濱海的沖積田地,鄰靠山貝及橫州,水道是通往元朗墟水門頭,昔日不少漁船停泊之處。南生圍屬於咸田沼澤,曾經是種植稻米的田地,後來由胡福駢開闢土地作魚塘伺養魚類,在其中一個小島上興建別墅,四周塘堤種植樹木,打造成一個綠林陰翳、阡陌通綿、堤沼徜徉的美麗風景區。

↑ 香港地政署之1963年2月6日飛行航空圖中可,山貝河與錦田河分枝的地方,有被人工打造呈梯角形的地區,是南生區的位置(轉載自地政總署香港地圖服務 )

↑ 1959年元朗南生圍橫水渡及渡頭(轉載自昔日南生圍幻燈片紀念品)

 

南山圍週圍數百畝,中心建有園林式別墅,別墅前築有竹木欄柵, 其中有一扇紅色門樓、寫有南生圍三字,是昔日遊人拍照的熱門景點之一。

今天南生圍只剩下的石屎小屋,是昔日員工食堂,聽說以前是有很多工人的。有朋友憶述,六十年代已經有橫水渡用舢舨接待人客過河,收費一毛,當他是村童的年代,經常跑到塘旁沼澤捉蟹,又會爬上塘邊的破木船玩,間中也會去偷魚,偷黃皮龍眼等果實,以前錦田排洪渠未建成之前,從南生圍是可以沿塘壆走去泰園魚村,去玩水上單車和吃東西。

舊報紙也經常報導遊人到南生圍遊覧,50年代金文泰中學校友到元朗南生圍,獲得園主胡氏同意允予遊覧,當時南生圍被描述為「元朗有南生圍者,位居元朗,景物宜人,樹林險翳,阡連綿、既有堤沼以徜徉,復有亭園而駐足,誠郊遊之勝地」。1959 年熊文遇舉辦攝影講座,有介紹元朗到南生圍:「此圍有大魚塘,塘邊有木建水榭,塘中有小艇,塘之中央有一小堤,堤邊有參天古樹」。

同年間,一位筆名芳草的作者在文章《很少人知道的地方》也作介紹:「南生圍是一個長形的小島,面積大約是三百畝到五百畝之間,它給錦田河分了開來,因此它的外面是河,島的裡面便是漁塘,它有整齊的樹高高的伸向天空。大約是三四年前,香港某電影公司曾在這裡拍了一部以它做背景的武俠片」。五十年代就有不少香港攝影人仕、寫生以及電影公司取景拍攝,包括武俠電影。1963 年一套《三笑》電影在元朗南生圍拍攝,長城電影公司在南生圍搭建了一個官舫及蘇州楓橋,把四週打造成青山綠水,官舫與篷船追逐、阡陌縱橫、小橋流水、魚躍塘中、戲中秋香和伯虎在唱戲,把蘇州的風景搬到南山圍」。今時今日,跑遊元朗南生圍經過大草坡,也曾經踫上電視台古裝演員在南生圍取景拍攝劇集。

↑ 2008年9月7日拍攝的南生圍及石屎小屋

↑ 1960年代南生圍石屎小屋的模樣,已經成為絕景,所以個人也收藏了這一張幻燈片作紀念

 

南生圍警崗

南生圍除了魚塘及別墅,政府曾經在南生圍設立警崗,派有幫辦及武裝警員,配備各種輕重武器輕機,步槍、短槍等以及水警輪四艘巡邏河域,截查可疑船隻,同時堵截后海灣一帶海路走私活動,其中一艘電船用鋼鐵保護船身,避免槍彈襲擊。當年的南生圍警崗建築物,演變成南生圍北端之濕地與動物執行組的中心,改屬漁農自然護理署管理。據聯興圍的村民憶述,以前警崗旁邊還建有一個長碼頭,伸延在河中,附近的村童經常進入警崗玩康樂棋及打乒乓波,警崗也負擔起親民的工作。

元朗南生圍由胡福駢打造,報章曾經報導,胡福駢自1910年代已經在銀行輪船公司服務,工作逾四十年之久,於1959年2月5日離世並葬於華人永遠墳場,喪禮中紳商名流銀行界到臨,郭贊、曹克安、利銘澤、鄧肇堅、唐賓南、何添、馮緯森、溫錫慶、移民局同人、九廣鐵路同人、永安公司同人等,船務公司、華商會所、銀行輪船公司中西人土、南洋互助社同人等數百人,可見胡福駢人脈甚廣。根據傅氏家族之南生圍項目網站(namsangwai.com)記述,1957年胡福駢兒子胡錦超(又名胡錦釗)為首的胡氏家族,因計劃移民而向傅德蔭(傅老榕)出售南生圍大片魚塘地,由於南生圍前有寮屋阻檔,加上未有道路連接,傅老榕孫傅厚澤在九十年代才開始帶領廣興置業集團與恒基合作推動南生圍發展項目。

胡錦釗是否移民,不得而焉知,六十年代一直出現有胡錦釗(釗官)參加亞運會代表香港贏取射撃銅牌的報導,傳說當年是胡錦釗借了匯豐銀行一百萬元,為著看傅老榕一手牌而輸掉了南生圍,這個傳說,暫時無法求證了。

↑ 1959年代南生圍橫水渡的照片,原相屬於 35mm 幻燈片的觀光紀念品

↑ 五十年代南生圍的照片,注意魚塘裝有鐵絲網,是吳灞陵所攝(轉載自香港大學香港印象相庫

↑ 昔日南生圍的塘壆桉樹,照片右下有 UNLONG 的英文字,估計是舊日向遊客出售的照片紀念品(轉載照片)

↑ 南生圍空中一景,遠處是元朗市,照片下方是壆圍一帶,中央的小山丘是山貝嶺,山貝嶺下是山貝村,右上方的一片魚塘,繞有樹林的地方是南生圍,是1979年的照片,當時錦田河排洪渠還未建成,尚可以看到彎彎曲曲的錦田河。(轉載自香港公共圖書館

 

 

參考資料: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