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 (74) -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

跑遊元朗,在炮仗坊元朗戲院對面順興樓,大廈外懸有兩條紅藍白花柱,這一種紅白藍三色花柱(Barber’s Pole),原來花柱的來源也有典故,有英國、法國兩個版,前者說中世紀時期理髮師兼任外科醫師,需要為患者放血來治病,門外經常掛起染紅繃帶曬晾,紅白藍這三色逐成為了理髮行業標誌,紅白二色代表動脈及繃帶,藍色代表靜脈,沿用到今天。法國版的故事,指理髮師在法國大革命協助打勝仗,代表國家的紅白藍這三色被準許用在花柱上。

花柱旁,掛有「上海遠東理髮公司」招牌,從大成押店旁的樓梯口拾級而上,先看到一個理髮價錢牌,逢星期三休息全天,另設女賓部(孔雀髮廊),個人很久沒有幫襯上海理髮店,今次有網友推薦,要去享受上海式全套理髮服務。

↑ 梯間看到理髮價錢牌,其中最特別的一項是「用刀剃頭 $108」

↑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門口的環境頗懷舊

↑ 推開上海遠東理髮店玻璃大門,有一陣懷舊風

 

 

古董剪髮椅

從一樓舖面玻璃大門,可看到遠東門面光猛闊落,是傳統正宗老店格局,舖內兩列長鏡,左方一排是女賓部、掛滿像太空頭盔般的恤髮器,亦替顧客進行電髮和染髮;右方一排是男賓部,放好一排整齊的棗紅色古董剪髮椅。

↑ 女賓部、掛滿像太空頭盔般的恤髮器

↑ 男賓部,放好一排整齊的棗紅色古董剪髮椅

 

剪髮

徐徐地走去古董剪髮椅坐下,一位白髮老師傅走過來招呼,鏡前有一個工具盤,擺滿手剪、鋼剪、梳、剃刀等工具,師傅一絲不苟地左剪右剪,都是全人手,不用電剪剷電髮。

↑  古董剪髮椅,椅上舖有竹蓆,令顧客坐得涼快

↑  檯面有掃、刷、剪刀、古董風筒、爽身粉等,跟鏡面的反映形成一個有趣的構圖

↑  另一個鏡面的反映,另一個有趣的構圖

 

 

剃面刮刀

頭髮修好,師傅就把椅側的把手拉下,整個人變成平躺姿勢,這一刻最好是蓋上眼睛進入半睡眠狀態,好好享受。

師傅這個時候開始刮鬚剃面 ﹐剃刀在嘴上、面頰、眉稍、耳尖游動,師傅說他雖然右手打握刀,最重要還是左手的功夫,要把面皮拉貼,才會剃得好,就連鼻毛也讓他修剪好。剃面後坐起來,第一時間去欣賞他這一把剃刀,是德國 ZWILLING J.A. Henckels 造的孖人牌古董剃刀,師傅說這把刀也有幾十年歷史,每當他感到把刀刮得不順暢,就要去磨刀,所以剃刀刃口已經被師傅修磨成波浪型了。

今天上去 ebay ,還有機會買到這一把 Feidr 剃刀,價錢卻要近百元美金。刮鬚後,師傅用大毛掃掃臉,聽說是由豬毛所造,覺得就好似有一頭花貓在臉上走過,輕輕地把頸背的碎髮帶走,留下滑溜溜的感覺。

從剪髮椅站起來,留意到每一張椅子都掛有一條皮帶,老師傅笑說,是客戶不聽話時,就用這一條皮帶去鞭打,另外一位師傅補充,其實這條皮帶是師傅的法寶,在剃面時用來磨刀用的。

↑ 師傅把椅側的把手拉下,整張椅子變成平躺,師傅就開始刮鬚剃面

↑ 師傅的剃刀,刃口已經被師傅修磨成波浪型了

↑ 上海理髮公司的熱毛巾

 

 

上海理髮式洗頭吹頭

在上海理髮店沖洗頭髮,客人被帶到洗頭處,上半身要伏在洗頭盆,面向瓷盆讓師傅洗頭,師傅為客人遞上白毛巾抹乾臉,然後再去恤髮。若是有客戶不習慣伏在洗頭盆洗頭,也可以到女賓部的洗髮椅平躺著洗頭。

最後老師傅用舊式大風筒慢慢吹,他們叫這一種風筒做「飛機仔」,這些風筒上仍然隱約可見「永新公司」及「麗新公司」的名字,其中一把更刻有1963年1月16日的日子,算起來有 54年歷史了。這一種風筒出風口細,風力較為集中,用得「就手」,他也不用落定形水或者搽泥,就可以把頭髮弄得貼貼服服。

老師傅說,遇到客人覺得滿意舒服,頭形合心水,在理髮店內亦有傾有講,間中會收到客人不少貼士打賞。

↑ 上海理髮店的洗頭處

 

 

師傅穿的白色制服

上海遠東理髮店兩位老師傅,一位姓鄭,另一位姓曾,兩位老師傅皆擁有幾十年理髮經驗,也曾經擁有自己的理髮店,跟他們談上海理髮店。

一談就先談到理髮師傅的制服,以前孔雀髮廊的時代要穿上傳統白色制服,後來曾經一度改為棗紅色,現時都已經不用穿制服了,他們說有些制服會繡上號碼,一般 1 號冧把都會留給老板專用。

↑ 上海遠東理髮店的老師傅正忙著為顧客剪髮

 

 

孔雀王生

除了兩位老師傅,當天理髮店內還有三位姊妹,大家姐斯姐、二家姐鳳姐和五妹桂玉,她們的父親是上海遠東理髮公司東主王兆鴻,她們在舖頭裡細說往事,介紹了昔日上海遠東的歷史。

王兆鴻屬江蘇揚州人,街坊一般稱他為孔雀王生,跟香港大部份上海理髮師一樣,雖然泛稱為上海理髮,也是來自楊州。楊州以理髮師馳名,有所謂「楊州三把刀」,這三把刀指天下聞名的揚州廚刀、修腳刀、理髮刀,理髮刀不僅是生產剃刀,也是技巧精湛出眾。當時的上海理髮,代表著一種時尚,是走在髮型界潮流的尖端。

王兆鴻十六歲時便在上海學師剪髮,未久便晉升為師傅,戰後大陸變色,不少上海人逃難至香港並聚居於北角,王師傅亦於1951年遷至香港,當時王師傅的同鄉皆在香港任職理髮行業,而王師傅則在港島半山麥當奴道高級理髮公司工作。除了理髮工作,大家姐斯姐透露,原來王師傅曾經加入電影訓練班,同期有藍天、丁虹等演員、後來因家人反對而退出,否則可能早已經轉投娛樂界。

後來,王師傅在1958年在銅鑼灣百得新街開設新光明理髮公司,客人大抵是社會紳商名流,導演明星以及騎師等。在1965年更擴展業務,在旺角通菜街開設另一間麗聲理髮公司,昔日理髮行業蓬勃,因為上海理髮店師傅剪髮技術好,加上招呼服務及衛生設備佳。期間王師傅的客人有不少來自台灣的明生,例如女貓王沈夢、歌手吳靜嫻等,其中美容界教母鄭明明也是他的客人。幾年後,不幸地經歷了一場香港六七暴動,生意大受影響,兩間理髮公司亦因此結業。

1969年王師傅受到邀騁,前往元朗德福街22號閣樓「孔雀髮廊」打理、當時孔雀髮廊位於一樓,地下是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皆是同一個老板開設。

↑ 昔日位於元朗福德街之孔雀髮廊

↑ 孔雀髮廊的舊照片,左方是理髮店的入口玻璃大門,最繁忙的時候,員工食飯要分上下兩場,加上孔雀王生的家人大大小小都有八至九個人,連埋其他員工,以及地下上海遠東理髮,有二十個員工

 

 

喜利髮廊

當時理髮行業的生意很好,王師傅把孔雀髮廊生意承接下來,後來在八十年代更在喜利商場內開設另一間喜利髮廊。後來在1990年,王師傅獲得機會接手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的生意,此刻是孔雀髮廊年代最興旺的一段時期。初期王師傅舉家遷入元朗,五姊妹平日在舖頭工作,晚上就打開尼龍牀在舖內瞓覺,以前要點蚊香才能好好入睡。

孔雀髮廊吸引客人捧場,其中一個原因,是家裡的五個姊妹都要在理髮公司幫忙,平日在舖內負責洗頭等工作,當時鮮有女性在理髮公司擔任洗頭工作,加上王師傅的兒子亦協助理髮,於是吸引了大量年青男女來洗頭,加上王太負責修甲服務,孔雀在七十年代開創了元朗理髮界的先河。 五妹玉妹憶說,七十年代有較多男性客人,以前有客人前來理髮,她們會提供香煙給客人,一個盒子裝著三種不同口味香煙,有總督、萬寶路等牌子,讓客人食著煙休閒地等候剪髮洗髮,而店內有一台山水牌唱盤,播放時下流行的音樂,當時也算是一種高級音響設備。

七、八十年代理髮行業興盛,還以是因為女仕們貪靚,原來相反地男仕客人更多,因為當時流行的時髦髮型,好似早期溫拿五虎和林子祥的長毛,流行電髮及男裝獅子頭,至八十年代香港流行日本崩頭風,女裝波浪頭,這些髮型都要靠髮理店把髮型吹出來,自己不容易打理,造就了髮型店的行業。三姊妹說,當時洗髮裇髮也是一種日常活動,兩個星期左右就飛一次髮,十個八個年青人相約成群去理髮店洗髮吹頭。

↑ 今天上海遠東理髮公司有電髮恤髮的服務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

直至 2012年理髮公司由福德街搬至炮仗坊順興樓二樓,單位前身是一間教會會堂,王師傅保留上海遠東理髮公司這一個老字號。

這個時候,二家姐鳳姐從櫃檯拿出一些相簿,分享了昔日福德街孔雀理髮公司及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的舊照片,也介紹了一些長期幫襯的客人,例如餅店東主、警務官員、商界要員、元朗商紳及夫人等,其中大馬路新星攝映院的東主徐伯,每次光臨王師傅都會為徐伯剪髮,因為徐伯是孔雀髮廊的業主。

一直談遠東理髮公司歷史,也提起一些趣事,昔日孔雀髮廊位於康莊市場對面,即是今天福德街小巴站的前身,以前在孔雀理髮公司,偶爾可以看到康莊市場的熟食檔口,有學利、王平記、小桃園等,這些檔口也曾經因為爭客而大打出手。另外,曾經有一位送外賣的伙記入到舖內,問王師傅食物要放在那兒,王師傅誤會他是客人,於是叫他放低食物,著他坐上剪髮椅並開始圍布剪髮,這一刻送外賣的伙記才出聲:「我只係送外賣的」。

一家理髮公司養活一家八口,王師傅在2015年離世,今天幾位姊妹繼續支撐理髲公司業務,大二姐更成為了遠東掌舵人。

上海理髮店這一種傳統舊式生意,一直面對兩項難處,第一是租金上升,第二是新客人減少,加上時下年青人鍾情於潮流髮廊,或者近年流行的速剪。事實上,除了新客人數量下降、老師傅亦開始因年老退休,熟客人亦可能會轉去其他理髮店。今天社會流行本土保育,又或者從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裡張震的「白玫瑰理髮店」,會吸引一些年輕人到這一種傳統上海理髮店捧場。

↑ 剛好遇到上孔雀王生的三位千金,在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的大門前合照

↑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的其他理髮工具

↑ 理髮公司的鎮店之寶小花貓,這一頭貓是由孔雀王生飼養,牠沒有名字,舖頭的人就是叫牠做「貓貓」

↑ 「貓貓」喜歡在窗口看風景,看炮仗坊往來途人的熱鬧

↑  上海遠東理髮公司的花柱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