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十八鄉 (89) - 舊墟李炎記花店

跑遊元朗舊墟李炎記花店,當時蘭姐獨自坐在舖前,為花牌龍柱補色上油,她解釋花牌經過日曬雨淋,鮮艷的顏料會剝落,需要定時補油重添色彩。注意到她的工作檯,是由一塊大木板放在兩張舊木檯腳之上,原來這個檯腳是古董木摺架,整副木架只有兩粒金屬螺絲,全靠榫位連接以及榫頭凹槽滑動,不過這些木摺架,隨著歲月損耗會變得鬆散,往往被人掉棄,所以越來越少見到。

↑ 李炎記蘭姐在舊墟通道上為花牌飛龍在天組件掃油漆

 

李炎記包辦筵席

蘭姐介紹這一張木檯腳可能有六十年歷史,也道出這張木檯跟李炎記的淵源。

話說李炎早年在廣州生活時,曾經在花艇上做廚師,擁一手廚藝功夫,後來國內政權變化,李炎遷居香港,初期在街邊推車仔檔賣荳沙雞蛋糕、後來在谷亭街榕樹頭附近的木屋賣碟頭飯,李炎一家於1954年遷入元朗舊墟南門口,以李炎記字號開始包辦筵席,上門即席搭爐起鑊做菜,要帶同食材、爐具、碗筷、枱櫈等到現場,那一個年代,不少人聘請筵席公司擺酒設宴,菜式不遜於酒樓食肆。李炎記無煮酒席的時候,便在李炎記舖前賣提子汁,也有出租碗筷供人辦設宴使用。

↑ 元朗李炎記花店李炎記先包辦筳席後轉做花牌(照片轉載自李志成)

 

古董木摺架

隨著香港酒樓興起,市民喜歡酒樓環境及排場,包辦筵席這個行業開始息微,李炎記開始於1955年轉營制作花牌生意,而當年做包辦筵席使用的木檯等,則放置舖後魚塘邊的地方,可惜在約1967年元朗舊墟發火災間,南門口的李炎記舖位進行重建,期間失去了大部份木檯碗碟,今天只剩下的幾張木摺檯,包括蘭姐前方這兩張木檯腳,雖然已經破舊鬆散,卻仍然是李炎記的生財工具。

↑ 現時保存在李炎記花店裡的木摺腳,幾乎都破爛不能使用了

 

李炎記花店倉庫的大黑狗及龍柱

在南門口榕樹頭旁,有一幢巨型的李炎記花店倉庫,裡頭放滿花牌組件,還有一條大黑狗看守著。

↑ 元朗舊墟南門口另一個李炎記花店倉庫

在這個倉庫中,豎起了一幅泛金的龍柱,是剛剛修復好的。龍柱因為經過日曬雨淋後,色彩會脫落,需要定期刮走油漆然後重新繪畫掃上色彩。這一款龍柱的部份圖案,在去年初(2016)被註冊成為李炎記花店商標,相信是李炎記早期短身龍柱的圖案。

↑ 龍柱需要定期刮走油漆然後重新繪畫掃上色彩

↑ 復修後的龍柱泛出金光

 

 

李炎記花牌

現時元朗每逢新春、天后或觀音誕、祝壽結婚添丁、地方醮會、店舖開張、甚至擔任國家政協等,都往往在當眼位置豎起傳統喜慶花牌。

這些花牌一般由幾個組件所組成,由上至下是頂部的鳳頭(孔雀頂)、然後是一條金色橫枕柱,中間寫上主題文字的方包、下面會增加一兩排敬賀者等名字,兩側有龍柱(或鳳柱),柱頂有龍珠,花牌底部以兜肚作裝飾,較寬闊的花牌會出現掙角,最後用長紅圍繞整個花牌,全部組件的配搭,皆以花牌整體設計上的對稱及平衡為原則。

↑ 李炎記內保留了李炎所親手紮制之孔雀頭

↑ 元朗南邊圍土地誕戲棚上巨型花牌陣

↑ 元朗李炎記花店致慶廣告 1996年

 

利民新醫針炙診所

舊墟李炎記花店對面有兩間店舖,一間長期拉上大閘,招牌寫著「利民新醫針炙診所」,另一間豎有「李炎記花店」藍底紅字招牌,現時是李炎記花店的倉庫,放置花牌組件;利民診所的舖位已經空置了一段長時間,聽說建築物內部也塌陷了,無獨有偶,這兩副招牌都是同一款手寫書法字體,原來皆出自李炎記李翠蘭(蘭姐)手筆。

↑ 李炎記花店對面之利民新醫針炙診所及李炎記貨倉

 

三級歷史性建築物

這一列建築物,即是由李炎記花店倉庫開始、包括利民新醫針炙診所、小食店(前徐成利刀莊)以及龍華藥局、屬於錦田鄧光裕堂物業,自港英政府租借新界開始,建築物已經存在,至少具有百餘年年歷史,它們見證了舊墟繁盛熱鬧的時光,政府於2014年3月4日把這四幢建築物,評為三級歷史性建築物。

↑ 建築物被評為三級歷史性建築物

 

舊墟南門口

透過網絡拍賣網上一張元朗舊墟南門口的古老明信片,可以看到五十年代的舊墟南門口景貌,剛剛提及的四幢建築物,即李炎記花店倉庫、利民新醫針炙診所、小食店等,原來昔日曾經是「勝隆號繩席水草發客店」、「廣昌號草繩」及「永盛號」等商舖,以前店舖招牌會寫有「發客店」,發客是零售的意思,而批發的商戶,則會稱為發行,意思是批發給行家,而這幾間商店所賣的水草,可能是六七十年代香港社會上普遍所用的鹹水草,那個時候膠袋還未流行,街市中幾乎所有食物,都是鹹水草來包紮,直至膠袋出現,把鹹水草取締。

勝隆號後來改營為中西洋服,相信正是今天李炎記花店倉庫的位置。

↑ 網上拍賣網之一張1955年元朗舊墟南門口舊明信片(SECENERY OF UN LONG)

 

合記公司

繼續從古老明信片上探索,當時李炎記還未遷入舊墟經營,李炎記花店的前身,是一間「合記公司」,舖前擺滿水草麻繩,鄰靠是一間「共和美髮室」,美髮室門前有小販擺賣醃製小食,將蘿蔔、芥菜、馬蹄等泡在醋和白糖中,保存在闊口玻璃瓶內醃製,吸引了幾個小孩子哄在檔口前,今天這些醃製小食幾乎在社會上已經消失。後來,李炎記於1954年在南門口開始經營,共和美髮室曾經改營為陳濟民醫診處,即是今天麗香餅家的位置。

記錄這些商號和演變,都是依靠一些居民的分享,或者一兩張舊照片去追溯它的變化,同時希望有人能夠看到這些名稱,鈎起及分享一些昔日元朗舊墟的故事。

↑ 合拼了昔日與現今的元朗舊墟南門口景貌

 

李炎記提子汁

把李炎記花店舖前的一張舊照片跟 2016年南邊圍土地誕熱鬧的情景合拼,這是一張混合了新舊時代的合成照,照片中李炎身站在舖前的提子汁檔位旁,檔位正售賣樽裝提子汁,上方有一幅以提子為題的對聯,寫有:「提液清潤能解渴;子仁化汁寧人心」,甚有雅緻,原來除了筵席到會和煮碟頭飯、提子汁也是早期李炎記過渡至花牌時代的商品。

↑  合拼了一張李炎記舊照片及南邊圍土地誕(2016)熱鬧的情景

 

道派拳術領袖陳斗

照片中李炎正揚起一面旗織,這是春節的時候,李炎正在等候他的尊師道派拳術領袖陳斗到臨。李炎與陳斗相識,可能早在廣州生活期間已經認識,李炎在香港居住時,也經常出席道派的活動,特別是每年陳斗之壽辰慶祝。於陳斗六秩壽辰的一張合照中,李炎正坐在陳斗身旁,可見其關係密切。陳斗在香港的祝壽活動,每次都非常熱鬧,除了陳夫人謝玉潔、陳斗健身院員生駱蘇、蘇源、趙中一等參與、也有不少知名紅人出席,例如關德興、馬師曾、任劍輝、石堅、梁醒波、芳艶芬、鄧寄塵等。

往時舊墟李炎記舖內有供奉的周龍及陳斗神位,是道派所尊的先師師祖,昔日南邊圍的醒獅隊到李炎記花店採青,要跪著入去向周龍及陳斗兩位先師神位敬禮,然後跪著倒後出去,因為南邊圍曾經學習道派武術及獅藝,所以採青同時亦發揮尊師重道的精神禮儀。

↑ 1954年道派拳術同人為陳斗六秩晉九榮壽祝遐,到賀者有駱蘇、李炎、陸智夫、關德興、任劍輝、梁醒波等人(轉載自1954年4月10日華僑日報)

 

香港楊家太極拳

李炎甚少展露他的武術底子,所謂未學功夫、先學醫,李炎亦精通跌打醫術,據李翠蘭所講,南邊圍人手腳受傷,也會找李炎治理。

李炎未有把功夫傳授給家人,不過他的兒子李志成,遺傳了李炎的武術天份,現在是全職太極拳及健身氣功導師,承傳楊守中、姚光一派的傳統楊家太極拳。香港楊家太極拳也跟元朗有淵源,楊氏太極拳第四代宗師楊守中於戰後1949年,攜眷由廣州遷至香港元朗定居,開始教授楊家太極拳,數年後在香港島設楊澄甫健身院,以紀念其父楊澄甫,而元朗則成為香港楊家太極的發祥地。

↑ 李志成(為首之白衣帶領者)於2016年健康快車籌款表演與志嬋養生太極學會集體表演傳統楊家太極拳108式

 

冠元酒家蔣中正總統壽辰慶祝牌樓

談到喜慶花牌,其中五十至七十年代間,雙十國慶及蔣公慶壽的花牌較特別,手上有一張1959年舊照片,當時在大馬路與福康街交界,有一幢兩層高「冠元酒家」,酒家門前搭起一副由李炎記造之巨型蔣中正總統壽辰慶祝牌樓。

這副牌樓混合了花牌特色,幾乎把整間酒樓遮蓋,牌樓頂部豎起一支中華民國國旗、隨風飄揚,要人在元朗市內遠處可見,上方有英國及中華民國國旗,兩旗之間有白日青圈及十二道尖角光芒圖案,代表民主自由光華四射,國旗下裝飾了蝠鼠紮作、據悉李炎能夠憑空制作蝠鼠孔雀紮作而無需起稿,牌樓中間畫有蔣總統肖像,兩旁飾有龍柱,上下方題有「為天下壽;蔣總統七秩晉三壽辰;元朗各界僑胞慶祝大會;李炎記造」。

在這一張合成照片中,馬路上有一位穿著唐裝衫的男仕,背向鏡頭凝望著這一副牌樓,據李炎記的後人所述,這一位男仕正是李炎。

↑ 制作了一張合成照片把 1959年慶祝蔣公壽辰的花牌及大馬路現貌合拼起來

李炎制作這個精彩的牌樓,還特別聘請畫家繪畫了蔣公的肖像嵌入牌樓中,從蔣公造型推敲,此肖像是參考自1958年10月31日發行之蔣總統誕辰紀念郵票,郵票中蔣總統穿著特級上將制服,在國慶慶祝活動中進行閱兵典禮。

↑ 蔣總統七秩晉二華誕日發行之紀念郵票

 

元朗各界僑胞

在1959年10月31日,近二百名元朗各界僑胞穿過這個牌樓,進入冠元酒家聚餐,首先唱國歌及向總統及國父、國旗行三躬鞠禮,由主席團致祝詞,而聚餐中最高潮的一環,可能是眾人舉杯痛飲高呼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

青天白日滿地紅

昔日元朗市內舉行之大型祝壽活動,可能只有英女皇及蔣總統兩位政治人物的壽辰,跟前總統蔣公有關的慶祝活動,除了蔣公壽辰,還有每年雙十國慶,香港各地掛滿別具特色的花牌或牌樓,五十年代初元朗鄉民在合益街市搭起普天同慶大牌樓,商戶張燈結綵,舊墟內懸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大小旗海,懸旗約三天,特別是南門口李炎記的舖前,情況壯麗,因為李炎也是國民黨員,也有元朗鄉民燒放炮仗慶祝,紳商聚餐聘請紅伶演唱,宴後大放煙花。後來幾年同胞慶祝大會都在冠元酒家舉行聯歡,六十年代元朗區內有更多組織團體分別舉辦國慶活動,同胞慶祝大會則主要在龍城酒家設宴慶祝。

↑ 從舊照片及新聞插圖中,可以看到昔日元朗區雙十國慶花牌牌樓的精彩照片

↑ 昔日雙十國慶時,李炎記舖外懸滿國慶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照片中反映舊墟的熱鬧,而右方可以可到龍華藥局和徐成利刀莊字號,後來曾經是趙日初跌打風濕店(照片轉載自李志成)

 

建國五十六年元月李炎記與香翰屏

跑遊元朗舊墟李炎記花店,店舖內懸有一塊以黑底金字草書所寫的「李炎記」招牌。原來這個招牌,真蹟已經由李炎家族捐贈予香港歷史博史博物館,牌匾本來還寫有上下款:「建國五十六年元月;李炎記;香翰屏」,這一手字是用毛筆沾上銀油反寫在玻璃背面,造成一幅玻璃字畫,而此牌匾正是國民黨人香翰屏所寫。

↑ 元朗李炎記花店店舖內懸有一塊以黑底金字草書所寫的「李炎記」招牌

李炎記舖位重建

此牌匾是慶祝李炎記花店於建國五十六年(1967)十二週年紀念暨擴張開幕,當年李炎記的南門口舖位進行重建,同年二月李炎記的開幕典禮中,香翰屏與道派宗師陳斗等十餘人親臨舊墟李炎記舖內慶祝,從當天的一張珍貴合照中可以看到,這一塊牌匾當時已經披上長紅懸在舖內。

↑ 香瀚屏賀李炎記花園之牌匾,於建國五十六年元月(1967)所寫

 

香翰屏

香翰屏是著名國黨抗日將軍(1890-1978),也是著名書法家,以草書馳名,故亦稱為「儒將」,他曾經參與淞滬會戰和徐州會戰,亦是陳濟棠粵系軍閥身邊親信。1949年國民黨失勢,香翰屏與余程萬幾乎同年隱居香港,香翰屏曾經先後居住大江埔屏園、東成里克述堂、唐人新村松山别墅及絳華別墅等處。

↑ 相片中左方是南天王陳濟棠,左四是香翰屏,他亦是金觀蘭之慶典顧問嘉賓,於1949年隨國民黨失勢遷居香港(相片源自:金羊網

 

香翰屏平日以詩書自娛過著退休生活,間中在香港台灣舉辦書畫展,早初書畫展亦曾經在元朗合益公司舉辦、他積極參與元朗各界為中華民國開國紀念慶活動。

至於他與李炎二人的關係,相信是環繞在元朗區內國民黨的圈子之中。

↑ 元朗舊墟李炎記花店十二週年紀念暨擴張開幕誌慶(1967),香翰屏與陳斗等一眾嘉賓到訪(照片轉載自李志成)

 

癸亥年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花牌

李炎記花店牆上掛有兩幅癸亥年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及公演雛鳳鳴劇團助慶的花牌設計圖,兩副花牌皆高廿五呎,橫九十五呎,數字以花碼寫,醮會花牌頂部有三件孔雀頂,左右有大龍柱,兩側各有祥鳳獅子圖案,中央寫有「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底部寫有清淨齋戒、啟壇典禮、誠心叩拜等字,除了看花牌,原來花牌草圖也是一幅藝術品。

↑ 李炎記花店內懸起李炎親手紮制的孔雀及一些花牌設計圖

↑ 癸亥年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花牌設計圖

 

癸亥年指 1983年,乃第七屆元朗街坊十年例醮,當年鄧乃文太平紳士擔任大會主席、醮場設於西漁涌西菁街嘉城酒樓後面,大馬路上塔起巨型慶祝牌樓,沿路懸起七彩燈炮,晚間大放光明,在這一個九晝連宵的醮會中,傳說道侶從正醮日幡影飄動的形態查閱藏書,認為是玉皇大帝與關聖帝君降臨醮場,一時傳出神話。

↑ 1983年元朗大馬路上搭起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巨型牌樓,後方是喜利大廈 (轉載自香港公共圖書館)

 

例醮勝會緣首

談這一幅花牌設計草圖,不能不提這次醮會緣首,緣首共七名,有李錦粦、駱振華、江木穩、王忠存、林彥、陳銳儀,還有一位緣首,剛好是李炎。

↑ 1983年元朗街坊十年例醮勝會新聞,報導中指全市粉飾張燈結綵,正䩌停屠齋戒,公演雛鳳劇團(轉載自1983年11月20日華僑日報)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