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元朗新田鄉 (19) - 小磡村 菜站 軍營

跑遊元朗新田,由惇裕學校對面油站沿古洞路走,跨過新田公路轉入嘉龍路,不久便是小磡村。

嘉龍路有不少大型貨櫃車往來,而路邊滿佈墳墓,相信這裡原是文氏族人的後山,新田文氏長房麟峰祖之墓「麒麟吐玉書」,也位於附近的麒麟山上。這裡除了山墳多,兩旁的貨倉廢料場也一樣多,沿路走,途中留意到一個「彭龍地、鹿尾村」的路牌,這兩處地方均未曾聽過,有緣的話欲再去探訪。

DSC05244

↑ 小磡村的小路及居民信箱

 

小磡新村

在嘉龍路上首先會遇上一個小磡學校的指示牌,然後是小磡村的村民信箱,在旁有一個「小磡新村」的牌坊(似乎規模不大,並沒有入內)。小磡村位於依山的一個低窪田園,起源於戰後五十年代,不少國內新移民湧入香港,有人向新田文氏租借小磡村一帶土地務農聚居,他們首先要把一片荒蕪的土地開墾成耕地,當時並沒有公共水電,村民還要面對六十年代頻繁的水災,好不容易涯到七十年代,才開始有自來水、電燈及電話供應,八十年代政府展開新界環迴公路工程,小磡村亦因新田公路一段受到波及。

小磡村全盛時期有接近一百多戶,人口多於二三百人,村民都以農耕種植及牧養豬雞耕種為主。隨著時代變遷,牧業及耕種幾近式微,今天在小磡村村口的居民信箱點算,只剩下廿六個信箱,相信當中的耕戶更加少,因為現時年青一輩,都遷往市區工作及居住了。

DSC05241

↑ 小磡新村的門樓

DSC05243

↑ 小磡新村旁的小路

 

 

新田菜社

從小磡學校路牌再往前走,會見到新田菜社,菜社前有廣闊的停車場,在旁的一間已結業張成興商店。

小磡村曾經出現五至六間雜貨商店及米舖,如今只剩下菜社旁的通發士多,在通發士多的門外,原來也貼有傳統對聯「通明先賢多仁義;發現後啟更美德」,士多販賣廁紙油糧杯麵等,店主是留守村中的長者,全靠一份感情,單靠經營士多今天不夠賺錢維生的。

張成興商店側有一幢建築物,寫有「小磡村盂蘭勝會」,門外有對聯:「孟子才華勝天高;蘭花盛放會嬌香」,橫批「鴻禧」,小磡村盂蘭勝會據說是五十年代開始,現在可能已經停辦了。

1471128438898

↑ 菜站後方的通發士多及張成興商店

DSC05226

↑ 通發士多貼有傳統對聯「通明先賢多仁義;發現後啟更美德」

DSC05222

↑「小磡村盂蘭勝會」,門外有對聯:「孟子才華勝天高;蘭花盛放會嬌香」

 

 

 

小磡學校

剛才看到的小磡學校路牌,是五六十年代的村校,當時新田鄉有幾間村校教學,包括開明學校、惇裕學校、冠英公立學校及攸潭美公立學校等,以及小磡村中一間規模較小的小磡公立學校,不過早已結束。

1471100733009

↑ 小磡學校路牌

 

 

小磡村新田菜社

小磡村新田菜社,菜社全名是「新田蔬菜產銷有限責任合作社 SUN TIN VEGETABLE MARKETING CO-OPERATIVE SOCIETY, LTD.」(此合作社的名稱沒包括貸款,有些合作社是包括貸款的)。菜社成立於約1961年,由張輔生、陳林、倪漢陽、王海亮、文枝林、文根耀等人創辦,早期由張必粒擔任理事長一職長達廿年。小磡村大部份耕戶都參與「新田菜社」,合作社由一眾農戶團結運作,2015年菜社會員有三百餘人,當中有「信譽農場」四個,共佔七斗種面積。

五六十年代起,新界西北部各地成立了約二十六個蔬菜產銷合作社。菜社日常工作,包括收集區內農場出產之蔬菜,再交出長沙灣蔬菜統營處協助銷售,而漁護署一直在蔬菜生產上提供支援或引入新技術。合作社則收取佣金中作為日常營運開支及舉辦聯誼聚會,例如春節聯歡及社員大會,令社員聚首一堂。新田菜社外的空地,就是用來停泊貨車收集及轉運蔬菜之用。

從菜社通告中知悉,原來社員也有承襲制度,祇要是社員之直系親屬,可以接受社股轉讓,而菜社接新收新社員,需要三年觀察期,而且每年經菜社傾銷蔬菜不少於 12,000 斤,亦不許連續六個月停止經本社出菜,於本區範圍必須有面積三斗或以上耕地,三年觀察期內未能享有菜社福利,必須觀察期滿後,經過社員大會通過才可取得資格。相信是除了評核新社員外,亦要保障舊社員的福利。

1471128365221

↑ 小磡村新田菜社及停車場

DSC05221

↑ 小磡村新田菜社

DSC05228

↑ 小磡村新田菜社全名是「新田蔬菜產銷有限責任合作社」

 

新田軍營

小磡村是位於新田軍營前的一條村落,沿嘉龍路走,盡頭是新田軍營,原稱「稼軒廬軍營」,稼軒廬這個名字頗像一些舊中國民居的名稱,其實是翻譯自 “Cassino Lines”,五十年代曾經是 Norwegian Farm Camp 駐紮的地方(當年 Norwegian Farm 的描述:”The military camp situated South-West of Hadden Hill about 400 yards from the main road”),其中 Hadden Hill 可能指麒麟山,在 Gwulo 裡有一張 1952/53 年 Norwegian Farm 營房的珍貴照片,2000年駐港部隊把稼軒廬軍營名稱改為新田軍營,相信是去英化的其中一個項目。

今天新田軍營仍然是軍事營地,不過容許途人(例如單車或行山人仕等)穿越軍營往攸潭尾。走到新田軍營閘口,可以看到駐港部隊的巨型標語,第一句是「聽黨指揮…」,沒有細心記錄,反而留意閘口外有一個古老溫度指示牌,表面滿佈銹蹟,隱約可以見到 “HEAT INDEX FOR TODAY” 大字以及半圓形黃紅黑指示區,仍然有一個箭頭指著 RED 的區域,相信是供昔日軍營出人仕的天氣告示板。

新田軍營裡,保留著大量新田文氏祖墳,營內還有一個啹喀軍人墳場 Gurkha Cemetery,每年由 Gurkha Cemeteries Trust 安排尼泊爾藉學生及退伍老兵舉辦 Purkha Divas 拜祭活動。

DSC05233

↑ 沿嘉龍路走,經過一些昔日農場的字號

1471128576186

↑ 新田軍營,原稱「稼軒廬軍營」

DSC05235

↑ 新田軍營外仍然豎立一個古老溫度指示牌

元朗新田軍營_Norwegian Farm Camp:Cassino Lines 1952:53@Trojan_Llama@gwulo 1952-1953

↑1952-1953年代元朗新田軍營 Norwegian Farm Camp/Cassino Lines,可以看到小磡村一帶昔日盡是田地(轉載自 @Trojan_Llama gwulo)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Anthony Lau says:

    曾到軍營附近但終不清楚情況沒有進入軍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