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遊錦田鄉 (15) - 由酬恩建醮貴妃帖至東莞皇姑墓

去年十一月份跑遊元朗錦田周王二公書院,目的是要參與錦田十年一屆酬恩建醮活動,於正醮日到醮場,除了欣賞醮場裡的展品及裝飾,還加入了食盤及行香的行列,其間更有機會欣賞到錦田鄧族瑰寶「貴妃帖」。

151127 1448169801521

↑ 錦田十年一度酬恩建醮醮場,巨型鬼王是刻意加工在照片中

 

錦田鄉正醮日

在錦田鄉正醮日,錦田鄧族展示放人所保存之【貴妃畫帖】,據錦田鄧氏族人的傳說,【貴妃畫帖】是鄧氏皇姑所保存,皇姑指宋高宗趙構的女兒,於建炎三年(1129)被江西縣令鄧元亮起兵勤王時收養,當時公主(皇姑)才八歲,那麼此畫帖至今已經至少有 886+ 年歷史了,有緣在錦田鄉醮壇中親眼看到,是難能可貴的事。

屈指一算公主出生年份約是1121年,翻查網絡上關於宋高宗的資料,宋高宗的長女 (皇姬) 趙佛祐出生於 1124年,比起皇姑還要遲三年,究竟誰是長女,可能手上的資料有誤。

151127 picture2@atv

↑ 亞視本港台曾經有節目講及鄧元皇姑的故事,這一幕是皇姑被鄧元亮起兵勤王時在路上收養

 

貴妃畫帖

昔日新界年鑑(1977)曾經介紹過「貴妃畫帖」,內容如下:「錦田鄧氏傳家之寶,相傳為宋高宗朝代人,傳青女史手,緣貴妃上絲繡,倩才人製畫作範,時先祖妣皇姑尚幼齡,好雅丹青,尤愛才人繪事,嘗師事之,殆北兵侵境,宋室南渡,皇族蒙塵,於兵荒馬亂中,皇姑尚懷藏畫帖走難,此流傳八百餘年,飽歷滄桑之貴妃畫帖,後數十年,皇姑憑此帖本以認明身份,其珍貴可知。今錦田鄉父老遂守祖訓,每十年建醮,乃展覽一次,餘時則珍藏,宜視同拱壁。」

另有一說,此貴妃畫帖是皇姑兒子與光宗相認後所贈。新界年鑑同時介紹了錦田鄉之瑰寶中,除了皇姑避走時所收藏的【貴妃畫帖】、還有【五音盤】、【宋徽宗御筆鷹圖】和【雪谷山人指圖】。既然稱之為【貴妃畫帖】,猜估指宋高宗年代的貴妃有關,高宗貴妃吳氏,十四歲入宮,後來冊封為貴妃,最後立為高宗皇后(1143),成為了中國歷代最長在位年份的皇后之一。至於高宗皇女,每個都紅顏簿命,非亡於走難就是被金人所擄而蹂躪。高宗貴妃吳氏入宮年份,約是建炎三年,與皇姑走難同年,即當年高宗還未立貴妃。

今年醮壇展出了【貴妃畫帖】之十幅畫帖外,還有一個寫有「宋傳青貴妃帖」錦盒,其中「傳」字仿佛有一點,看似「傅」字,意思未明。【貴妃畫帖】畫中的花草蟲鳥無所不工,柔媚的畫法又似乎是徽宗的風格,可惜畫帖中未看到有徽宗御筆題跋或御璽。

 

151127 DSC07265

↑ 今年錦田酧恩建醮醮壇展出了【貴妃畫帖】十幅畫帖,放在大木檯上,另有一個寫有「宋傳青貴妃帖」錦盒

151127 1448493664009

↑ 把【貴妃畫帖】的照片扭正後,合拼在一起,畫中的花草蟲鳥無所不工,柔媚的畫法又似乎是徽宗的風格,可惜畫帖中未看到有徽宗御筆題跋或御璽。這一張照片所用的字體,特別挑選宋徽宗獨創之「瘦金體」電腦字型。

 

宋徽宗御筆鷹圖

據報紙報導,1955年錦田鄉酬恩建醮期間,泰康圍曾經展示了鄧氏家傳瑰寶【宋徽宗御筆鷹圖】,這一趟卻未有緣欣賞得到,據說鷹圖乃光宗所贈,賜皇姑以睹物思人,既然高宗乃皇姑之父,而且是出色書法家之一,不知道當時光宗有否贈高宗之字畫予皇姑追思。

 

天后古廟康王神像

宋高宗女兒令鄧族名望顯赫,傳說康王(宋高宗)曾經託夢予一位芬傅法師,示意法師往錦田鄉協助重建一所破廟,法師於灌木叢間尋到乾隆年間所建之天后古廟,與鄉民籌款重修,並捐出二佰捌十銀元,破廟於民國廿五年 (1936) 重建完工,即水尾村之天后古廟,現時廟中恭奉康王神像並保留一塊木匾記載此事。

至於誰是芬傅法師,無人得知。

→ 伸延閱讀:跑遊元朗錦田鄉 – 錦田水尾村天后古廟看泥塑裝飾

151108 DSC06895

↑ 錦田手尾村天后古廟之康王神龕

 

 

皇姑墓

談起錦田鄧氏皇姑,去年秋天曾經探訪東莞獅子嶺皇姑墓,位於東莞東城石井村,皇姑墓隱藏於住宅群之中,若不是宋皇姑的名氣,這處地方相信早已蓋上高樓大廈。皇姑墓四週舖有草坡、墓前有水池、墓表

151127 DSC07450

↑ 東莞石井村旁之宋皇姑趙玉女墓

 

稅院家聲

在以前幾篇跑遊文章介紹過「稅院家聲」,便是跟宋皇姑有關,這段故事與宋高宗趙構有關,趙構藉宋徽、欽二帝被金軍虜掠北去後,建立南宋並自稱康王,帝號建炎,三年後 ( 1129年 ) 最終趙構亦被金兵南下追殺,宋朝皇室中人流散至工贛州,而宋高宗之女被江西贛州縣令鄧元亮於起兵勤王時,於道上收養,當時年僅八歲,長大後嫁給鄧元亮之子鄧自明。

直至宋光宗即位,趙氏令長子帶同手書及高宗之信物上朝面見光宗,光宗大為感動,相認稱趙氏為皇姑,並封為郡主,而鄧自明追贈為「稅院郡馬」,並賜地於東莞。當年宋高宗治國軟弱,他就是處死岳飛的皇帝,不過宋高宗在史上揚名,是他一手出色的書法。 至於鄧自明被追贈的「稅院郡馬」,成為了鄧氏的家聲。

據錦田師儉堂族譜所誌,昔日皇姑於宋光宗時被封為郡主,光宗並將當年東莞縣需交納與朝廷的稅款及良田,轉贈與皇姑作脂粉費,並追贈鄧自明為稅院郡馬,稅院的稅指郡主所收的稅款.院指郡主的家院」。後來,鄧元亮一房人於元朝末年遷居龍躍頭,所以皇姑的神位設於龍躍頭松嶺鄧公祠 (1525年)。

→ 伸延閱讀:跑遊元朗錦田鄉 – 永隆泰康吉慶 

→ 伸延閱讀:跑遊元朗錦田鄉 - 圭角山岑里田北圍、錦田雞公嶺水頭村水尾村

→ 伸延閱讀:跑遊元朗厦村鄉 – 厦村市 錫降圍 新慶圍

 

151108 DSC06871

↑ 元朗錦田水頭村廣瑜鄧公祠,大間懸有「南陽世澤;稅院家聲」的對聯;並非所有新界鄧氏皆稱「稅院家聲」,宋皇姑之丈夫鄧惟汲,被追封為「稅院郡馬」,屬於錦田鄧元亮一支,鄧惟汲的四名兒子繁衍至錦田(鄧梓)、大埔頭(鄧槐)、東莞(鄧杞)及龍躍頭(鄧林)等地,而屏山鄧氏屬於鄧元禎另一支,所以眾鄧氏皆以「南陽」為郡望,但屏山鄧氏並沒有自稱「稅院家聲」,屏山鄧氏以東漢鄧禹扶助漢光武帝興復漢室一事為家聲,所謂「東漢啟勳名」。

 

 

宋皇姑趙玉女墓墓誌

皇姑墓屬於東莞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墓旁豎有一石碑,刻有「宋皇姑趙玉女墓」,由東莞市人民政府於 1989年1月7日公布設立,在旁有保存了一件石獸,而走到石碑後,會看到一篇墓誌:

宋皇姑趙玉女墓在莞城石井村,始建於宋淳祐六年(公元1248年),向東南,佔地 80 平方米。據史志記載,墓主人趙玉女是宋高宗之女,宋孝宗之姐,宋光宗之姑,宋皇南渡時,玉女流落民間,為勤王於江西贛縣鄧銧收養,長後配其子鄧惟汲,待光宗復帝位,被訃為皇,惟汲亦得以息封稅院郡馬,後夫婦陛歸里,卒後葬於石井村獅嶺,1483年,1570年,1712年和 1988年重修四次。

151127 DSC07451

↑ 皇姑墓旁保存了一件獸型古蹟,在「宋皇姑趙玉女墓」石碑後有一篇墓誌

151127 DSC07458

↑「宋皇姑趙玉女墓」石碑旁邊有三塊舊石匾,其中兩塊已經碎裂,已經無法考證

 

 

皇姑墓碑文

皇姑墓之墓碑寫有一段碑文,抄錄如下,文中有提及皇姑的丈夫郡馬公,別葬鄉前佛凹山,此佛凹山即指元朗坳頭,郡馬之墓稱為「狐狸過水」之風水穴:

祖妣皇姑趙氏廼

宋高宗皇帝之女、光宗皇帝之姑,稅院郡馬惟汲公之配嘉德懿行詳載巴志原鄉

錦田後遷莞城莫家洞生四子二女,郡馬公先卒別葬鄉前佛凹山卯向之原

祖妣後薨奉,㫖諭葬獅子嶺坤申向之原茲合族卜吉重修泐石以誌不諼

宋皇姑八世祖妣趙氏之墓

  鄧槐子孫派居莊屋村黎洞大埔頭

  鄧林子孫派居龍躍頭北灶凹下

  鄧杞子孫派居石井壆下白沙

  鄧梓子孫派居錦田厦村

  公元一九八八戊辰年仲春吉日重修

  旹

皇清康熙五十一年歲次壬辰二月二十五戊日四大房

→ 伸延閱讀:跑遊元朗 - 凹頭紅毛橋 

151127 DSC07456

↑ 皇姑墓之墓碑

 

 

宗姬亭

皇姑墓陵園內建有一座宗姬亭,此亭於 1988年建成,亭柱上有對聯:「封稅院於南陽荷承妣德;結佳城於東莞蕃衍宗枝」,由錦田鄧文燮撰東莞鄭魯彌書。亭內有石檯石椅,以及一篇「重修鄧族祖妣趙氏郡主墓記」,內容大致上紀載了皇姑出生於宋紹興二十九年己卯(公元1158年十二月十二日),終於淳祐五年乙巳(公元1245年二月初七日),享壽八十有七歲,翌年由國師厲公伯韶卜葬於東莞石井獅子嶺,皇姑墓經歷屢次重修,鄧氏於後人見墓園墓碑破爛苔蘚,與族人發起重修,皇姑墓於1988年重修完成。

回應本文第一段所述,錦田鄧氏流傳宋皇姑於建炎三年(1129)被江西縣令鄧元亮起兵勤王時收養,這一點跟皇姑墓所記載的皇姑出生年份有所出入。

在宗姬亭後方有一幅牆,記錄了皇姑及鄧氏有關的幾篇碑銘,不能盡錄:

  • 錄皇姑祖妣舊碑銘
  • 鄧氏祖母宋皇姬趙氏墓誌銘
  • 鄧氏祖母皇姑趙氏紀略
  • 南宋皇姑趙姬墓重修碑記
  • 樂助祖堂及各房子孫芳名

151127DSC07474

↑ 皇姑墓陵園內建有一座宗姬亭

151127 DSC07472

↑ 重修鄧族祖妣趙氏郡主墓記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平帆 says:

    巨型鬼王好正好正好正!:D

    資料好詳盡,唔知鄧氏子孫新一代會有幾多個人會知這些事蹟呢。

    看到兩塊舊石匾的破爛程度,心想皇姑墓能在民革後仍能存在,算得是幸運、和無數人周旋的結果。

  2. terewong says:

    @平帆 相信隨著年紀增長就會對自己村的文化歷史感興趣,都係單靠一個估字,因為經常聽到別村的長老投訴,今天年輕一輩參與少,玩票性質居多。下次有機會跟你找一處地方同遊元朗啊。

  3. Carren Chan says:

    上年錦田打醮的確令人讚嘆! 我最難忘就系祭大幽那晚鬼王大鬧錦田市收鬼怪的一幕。由於村民話女性不適宜參與但我又非常好奇, 只好躲在一邊隱蔽處扮路人, 一邊偷看……哈哈……至今仍非常回味!

    到午夜化鬼王一刻, 真系非常壯觀, 亦有八鄉消防員在場戒備, 但我其實心很捨不得鬼王, 唯有跟他説再見!

    我也有幸看到貴妃帖, 但有人説是膺品。

  4. Jingyu Ma says:

    請問文中提及的有鄧元皇姑故事的劇集是哪一部呢?有些好奇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