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莞深高速的路上,偶爾都踫上如蛋黃般的黃昏,瞬間的天色漂亮動人。她躲在雲彩後,似是伸手可以觸得到,卻是遠遠的退在長空,彷彿是少女的心。

這趟靜靜地看著夕陽,心情亦隨著燦爛的金光而沉默,彩雲經過半句鐘的盡展,漸漸地變得灰暗,蛋黃般的夕陽退至地平線下,人 雖則捨不得黃昏的留戀,卻不可以改變。

夜空中,月兒露出亮白的光影,孤寂地照護地上的景物,伴隨著清風繁星,唯有獨個兒繾綣星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