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到宜家傢私走一趟,想起我有八個月光寶盒,它們靜靜地儲存著前半生身邊所遇的物件,就好似八幅畫,看著它們便可以參詳我渡過了的光陰。

差不多十年前,宜家傢私還有賣著這些玻璃木盒子,四四方方的寶盒,好讓我把不捨得棄掉的小東西通通塞在盒子裡,以往我每次加置物件進箱子中,都會好好的想和佈置一番,看看怎樣子可以把它弄得好看一點,要求是帶點藝術性,淩亂中要好像是一幅立體畫一般。

近五年都沒有加添新東西,寶盒就正如時間囊埋在房間一角,可是這些寶盒,引證了我的時光,它們好比起月光寶盒,每次細看裡頭的東西,最好像有一股令人時光倒流的魔力,每個箱子代表每一個時段,能帶領我的靈魂往返過去,唯一不同的,是它們皆卸下法力,未能夠改變人生的歷史。

從硬盤中重遇它們的照片,日期是 9 November 2006,時間流逝得快飛,人卻在原地不遠處。